• 快讯 PNAS:治愈HIV感染有戏!一种抗生素分子可让免疫系统杀死被HIV感染的人体细胞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编译者:hujm
    发布时间:2020-09-21
    自从20世纪80年代初第一例神秘疾病爆发成HIV/AIDS大流行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战胜这种致命病毒的方法。如今多亏了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HIV感染者可以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只要他们每天服用ART药物。 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系的Mark Painter说:“如果他们停止服用ART药物,HIV病毒在短时间内就会反弹,并恢复到开始治疗前的高水平---即使经过几十年的治疗,情况似乎也是如此。” 原因在于HIV可以隐藏在人类基因组内,处于休眠状态,并准备在任何时候反弹。正因为如此,真正治愈HIV的方法依赖于唤醒潜伏的病毒,并在它有机会再次掌控人体细胞之前将它消灭,这种方法称为“激活并杀死(shock and kill)”。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Painter与密歇根大学的Kathleen Collins博士及其同事们合作,着手通过靶向一种称为Nef的蛋白来寻找一种杀死HIV的武器。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PNA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oncanamycin A counteracts HIV-1 Nef to enhance immune clearance of infected primary cells by cytotoxic T lymphocytes”。 1998年,Collins发现,HIV利用Nef来逃避人体的免疫系统,具体而言就是人体细胞表面上的一种称为MHC-I的蛋白可让免疫细胞知道它已被感染,需要加以消灭,然而Nef掩盖MHC-I的功能,让MHC-I失去功能,这样受到HIV感染的人体细胞就能够增殖。 这项新的研究试图确定是否有一种FDA(即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上市的药物或分子可以破坏Nef,恢复MHC-I的功能,并允许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特别是称为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的细胞,识别HIV感染的细胞并消灭它们。 Painter说,“我们一开始筛选了由20万个小分子组成的文库,发现没有一个能抑制Nef。”他们并不死心,找来了密歇根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David Sherman博士。Sherman实验室研究来自蓝藻等微生物的天然产物的生物合成。 Sherman解释说,“通常合成分子的分子量相当低,这意味着它们相当小。如果你需要破坏一个大的蛋白表面或界面,比如Nef,小分子不会有很好的效果或根本没有效果。另一方面,像密歇根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天然产物文库存在一系列在重量和尺寸方面差异很大的分子。” 在筛选了大约3万个分子后,他们发现一类称为pleicomacrolide的抗生素分子能够抑制Nef。 Painter说,“当你想关闭溶酶体时,pleicomacrolide被广泛用于实验室实验中。正因为如此,它们被认为是有毒和有风险的药物。”溶酶体是一种重要的细胞器,用于分解破损的细胞部分、病毒和细菌。 然而,这些研究人员确定一种名为concanamycin A的pleicomacrolide在比抑制溶酶体所需的浓度低得多的情况下抑制Nef。Painter说,“作为药物开发的先导化合物,这是相当令人兴奋的,因为我们可以使用非常低的剂量,这样就可抑制Nef而不会对细胞产生短期毒性。” 在一个概念验证实验中,他们用concanamycin A处理HIV感染的、表达Nef的细胞,发现细胞毒性T细胞能够清除HIV感染的T细胞。 Collins说,“这个项目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在我的实验室里进行,终于取得了成果,这让我感到非常欣慰。我曾希望我们能找到这类化合物,但从来没有保证我们真地能成功。这种类型的研究风险很大,但因为潜在的回报,所以极其重要。” 不过,她补充说,这种分子还不能作为治疗HIV感染者的药物。“还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来优化这种化合物。我们需要进一步将强效的Nef抑制活性与对溶酶体功能的更多毒性作用分开,以便使得它成为一种可行的疗法。” Collins、Painter和他们的同事们正在继续研究优化concanamycin A的化学性质,以便使得它作为一种潜在的疗法更加可行。Painter指出,当与ART药物和未来唤醒潜伏HIV的治疗方法相结合时,这种药物有可能用来清除任何残留的病毒,从根本上治愈HIV感染。
  • 快讯 Patterns:COVID19相关研究存在研究漏洞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编译者:hujm
    发布时间:2020-09-21
    自从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各类期刊发表了有关SARS-CoV-2的100,000多项研究。然而,数据科学家认为,目前尚缺乏基于实验室的病毒微生物学基础研究,包括其发病机理和病毒传播机制的研究。他们的分析发表在9月16日的《Patterns》杂志上。 “在这种大流行中,我们希望实验室外的研究比实验室研究更快地进行,”第一作者Anhvinh Doanvo说: “尽管如此,与其他人类冠状病毒相比, SARS-CoV-2相对缺乏基于实验室的研究,这意味着科学界可能会错过可能影响该病毒的关键,以及应对未来大流行的能力。” 研究人员使用了从CORD-19(COVID-19开放研究数据集)获得的研究摘要,其中包括PubMed Central的同行评审研究以及bioRxiv和medRxiv的预印本。当他们在5月底进行首次分析时,数据集包含了137,000多项研究。到7月31日为止,该分析随后均使用数据进行了更新。 该团队使用两种计算方法来分析数据。首先是降维,这有助于在许多文档中找到大的模式,例如科学研究的摘要,并根据这些模式确定趋势。第二种方法是主题建模,使他们可以将文档分为不同的主题,并将SARS-CoV-2的研究与其他冠状病毒的研究进行比较。 “从广义上讲,我们发现很多很久已经针对病毒的临床表现,其传播的流行病学模型以及基于从现场收集的数据进行的其他工作进行了大量的工作,”资深作者Maimuna Majumder说。 研究人员还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研究主题已经发生了变化,研究公共卫生反应,与病毒有关的临床问题,疾病爆发的社会影响以及疾病如何在人群中传播的研究不断增多,同时报告了疾病的状况。Majumder说:“这是一个积极的进展,因为这表明科学界已经从被动观察者的角色转变为研究对抗传播途径。” Doanvo说:“但是基础微生物学研究进展缓慢,留下了潜在的知识空白。在这些时间和资源密集的工作中加强资源配置有可能更好地使科学界对这种病毒做出快速反应。” 研究人员希望这种分析将有助于提高人们对优先开展基于实验室的SARS-CoV-2研究的重要性的认识。
  • 快讯 Science子刊:添加SN50分子可降低炎症和提高疫苗的保护水平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编译者:hujm
    发布时间:2020-09-21
    佐剂是许多现代疫苗的关键成分,其作用是触发免疫反应,帮助保护身体免受疾病的侵害。许多科学家们认为佐剂是他们针对很难根除的病毒(比如HIV)开发新型疫苗的关键。但是佐剂可能会在注射部位引起炎症,以及免疫系统过度刺激的副作用,这使得许多有前途的新的候选佐剂无法被整合到疫苗中。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分子工程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限制佐剂引发炎症的新方法:通过添加一种分子来破坏细胞中的某些途径。这种分子不仅可以降低炎症易感性,而且似乎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即增加对流感病毒、登革热病毒甚至HIV等病毒的保护性反应。它最终还可能用于开发针对SARS-CoV-2---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的疫苗。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Increased vaccine tolerability and protection via NF-κB modulation”。 论文通讯作者、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分子工程学院副教授Aaron Esser-Kahn说,“这可能会导致一种设计疫苗的新方式。它违背了传统的观点,即增加炎症是必要的,而且这样做可以提供更多的保护。这比我们所希望的更有益。” 破坏导致炎症的途径 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探索利用Toll样受体(TLR)激动剂作为佐剂,这是因为它们可以激活炎性细胞因子,从而使得疫苗成功发挥作用。其中的一种名为CpG DNA的激动剂已经显示出作为佐剂的前景,它甚至被证明可以预防HIV感染。但是像CpG DNA这样的TLR激动剂会诱发体内过度的炎症反应,从而使得它难以在疫苗开发中使用。 Esser-Kahn说,“在疫苗领域,你一次又一次地听到,你只需要接受单种分子带来的炎症。但是,我们想找到一种方法来限制细胞产生与炎症相关的细胞因子的反应能力。我们希望将最初的、不需要的炎症与实际有成效的免疫系统反应脱钩。” Esser-Kahn和他的团队发现,一种名为SN50的肽可以破坏细胞中导致这种初始炎症的途径。具体来说,它破坏了一种称为NF-kB的蛋白,已知该蛋白在产生炎性细胞因子中发挥作用。通过将它添加到不同的TLR激动剂中,他们发现它减少了炎症,更令人惊讶的是,它增加了抵抗疾病的抗体产生。 Esser-Kahn说,“这非常简单,不需要很多额外的材料。这是对细胞处理信息的方式进行调整。” 有效对抗流感病毒和HIV的分子 为了测试SN50的有效性,这些研究人员在几种不同疾病的小鼠模型中对它进行了测试。就登革热病毒而言,他们发现SN50有助于产生更多中和这种病毒的抗体。就HIV而言,他们发现它有助于产生靶向这种病毒中难以达到的部分的抗体,从而克服了使得HIV疫苗难以构建的障碍之一。 当这些研究人员将SN50添加到一种现存的流感疫苗中时,他们发现它增加了它对这种疫苗的保护水平。 Esser-Kahn说,“我们原认为SN50分子会减少炎症,但我们惊讶地观察到它可以同时提供更多的保护。” 接下来,这些研究人员希望找到一种可以完成同样任务的小分子,并正在研究这样的分子如何也可能有助于开发针对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免疫疗法。在未来,这项新的研究可能有利于开发针对SARS-CoV-2的新疫苗,特别是如果这种病毒发生突变后成为季节性病毒。 Esser-Kahn说,“这种方法对我们在未来五年或十年内如何设计疫苗有很大的影响。”
  • 快讯 世卫称新冠病毒在欧洲传播率惊人 多国学校复课成难题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编译者:hujm
    发布时间:2020-09-21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8日7时22分,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超3000万例,累计死亡超94万例。美国发布疫苗接种计划,疾控中心称10月10日累计死亡病例或高达21.8万例;世卫组织称新冠病毒在欧洲的传播率令人震惊,法国日增确诊病例重破万例;疫情迎反弹,多国学校复课面临困境。 美死亡病例10月或高达21.8万 福奇:2021年底美国人或可恢复正常生活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美国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超过667万例,累计死亡超19.7万例。 当地时间9月17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公布的一项综合预测显示,到10月10日,美国或将有20.7万至21.8万人死于新冠病毒。 当地时间16日,美国政府公布了一份长达57页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书。这是美政府责成CDC发布的一项全民接种新冠疫苗计划。在该计划中,医护人员、必要工种的工作人员以及罹患严重疾病有高风险的患者等为疫苗的优先接种群体。 同日,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表示,他对于2020年底之前将至少有一种新冠疫苗准备就绪相当有信心。他预计,广泛接种疫苗,加上持续遵守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将可让美国人在2021年底之前,恢复接近正常的生活。 法国单日新增确诊重破万例 世卫称欧洲新冠传播率“令人震惊” 当地时间9月17日,世卫组织欧洲办事处主任克卢格表示,新冠病毒在欧洲地区的传播率令人担忧,欧洲国家应加强协调合作,以科学态度应对新冠疫情反弹。 过去一周欧洲地区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万例。目前,欧洲地区每周新增确诊病例已超过今年3月疫情“峰值”时的情况,“这应该为我们所有人敲响警钟”。克卢格称:“虽然这些数字反映了更全面的病毒检测,但也显示了整个区域令人震惊的传播率。” 法国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过去几周,法国疫情发生反弹。重症监护室病人数量和死亡人数均在攀升,聚集性感染频发。当地时间17日,法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再度突破万例。 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形势,法国卫生部长维兰17日召开发布会,宣布官方应对措施,表示将大力加强新冠病毒检测,并指出疫情严重地区将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性措施,如禁止公共集会等。 疫情形势严峻 多国如何开学复课成难题 近期,由于新冠疫情形势严峻,多国新学年的开学复课面临困境。 在法国,该国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朗凯16日宣布,由于出现新冠病例,目前法国已有81所学校和2100个班级被关闭。另外,法国高等教育部长弗雷德里克·维达尔14日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目前在高等教育机构已确认十多起聚集性感染事件,并指出这些感染与卫生规则松懈的私人聚会等情况有关。 在美国,当地时间9月17日,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决定将多数公立学校面授课程的开课日期推迟一周以上。他表示,此举是出于疫情期间对学生、家长和老师们健康安全的考虑。 不仅如此,德布拉西奥还表示,纽约市将会新增4500名教育工作者,他们会尽快入驻学校,以确保疫情期间学生的教育资源能够得到保障。 当地时间16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教师工会宣布反对市政府提出的复课方案,称该方案是“反隔离”性质的,且“不符合教学规律”。 此外,当地时间17日,巴西里约热内卢市法院院长德梅洛也驳回了里约市政府复课的请求。德梅洛称,此案正在联邦最高法院审理中,而且里约市政府至今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已为学生、教师和学校雇员制定了健康安全标准。该判决令里约市内学校复课时间处于无限期推迟状态。
  • 快讯 又一溶瘤病毒产品在华获批临床 携带四个免疫因子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编译者:hujm
    发布时间:2020-09-21
    9月17日,中生复诺健生物的VG161在中国获批临床,拟开发用于治疗具有可注射病灶的晚期恶性实体瘤。根据新闻稿,VG161同时携带IL12、IL15/15RA(IL15和IL15受体α亚基)和PD-L1阻断肽(PDL1B)的基因,是全球首个携带四个免疫因子溶瘤病毒产品。该消息的到来,再次引起了人们对溶瘤病毒疗法的关注。 溶瘤病毒,顾名思义,指的就是一类能够有效感染并消灭癌细胞的病毒。目前,溶瘤病毒疗法已成为肿瘤免疫疗法领域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近年来,百时美施贵宝(BMS)、强生(Johnson & Johnson)、默沙东(MSD)、艾伯维(AbbVie)等多家大型医药企业,均在通过收购或合作的方式加码这一领域。在中国,除了中生复诺健生物,三维生物、亦诺微医药、阿诺医药等也在参与这类药物的开发。 那么,溶瘤病毒疗法究竟有何独特之处?它因何备受众多生物医药公司的青睐? “借毒杀癌”的免疫疗法 溶瘤病毒疗法的概念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早在上世纪50年代,科学家们就观察到癌症患者在感染病毒期间,体内的肿瘤会出现消退的现象,并由此产生了用病毒来治疗癌症的想法。 在溶瘤病毒疗法中,溶瘤病毒发挥着核心作用。溶瘤病毒是一类经过特殊设计的病毒,它更倾向于感染肿瘤细胞而对正常细胞毒性很弱,可选择性在肿瘤细胞内大量复制繁殖,直至癌细胞裂解、死亡。当癌细胞在病毒的感染下破裂死亡时,新生成的病毒颗粒会被释放,进一步感染周围的癌细胞。 更有趣的是,研究发现,溶瘤病毒在感染杀死癌细胞的同时还能够被赋予特殊功能,例如可在宿主原位表达针对肿瘤裂解抗原的自体疫苗、免疫调节因子等,进而促进激活患者体内抗肿瘤特异性免疫反应。基于这些特性,溶瘤病毒疗法已被归类为肿瘤免疫疗法的重要分支。 总而言之,溶瘤病毒免疫疗法具有双重的抗癌作用机制:它们不但能够通过溶瘤病毒感染到肿瘤内大量繁殖引发癌细胞裂解死亡,同时还可表达肿瘤特异性免疫激活蛋白,激发全身性抗肿瘤免疫反应。 全球有三款获批上市,一款来自中国 公开信息显示,全球已有至少三款溶瘤病毒疗法获批上市,分别为Rigvir、安柯瑞(E1B-55KD,Oncorine)、Imlygic(talimogene laherparepvec,T-Vec)。 1、Rigvir Rigvir是由拉脱维亚Latima公司研发的一种遗传修饰的ECHO-7肠道病毒,于2004年在拉脱维亚获批用于治疗黑色素瘤。目前该药已在波兰和亚美尼亚等多个国家获批。过去十几年的临床案例证明,Rigvir溶瘤病毒安全、有效,能提高黑色素瘤患者4-6倍的生存率,并对胃肠道肿瘤、胰腺癌、胆管癌和恶性肉瘤等多种实体肿瘤有明显疗效。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第二届进博会期间,贵州生诺医药与Latima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获得了Rigvir在大中华地区的独家权益。根据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Rigvir在中国的注册申报和探索性应用,并进一步研究溶瘤病毒新的机理和新的适应症,共同开发全球市场。 2、安柯瑞 安柯瑞是上海三维生物公司的一种重组人5型腺病毒注射液。公开信息显示,安柯瑞是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删除人5型腺病毒E1B-55kD基因片段和E3-19KD基因片段后重新获得的一种溶瘤腺病毒,其在p53 基因缺乏或异常的肿瘤中能特异性复制并产生复制依赖性细胞毒作用,而对正常人体细胞无明显的细胞毒作用。该药最早于2005年在中国获批,可用于治疗头颈部肿瘤、肝癌、胰腺癌、宫颈癌等多种适应症。 3、Imlygic Imlygic是安进(Amgen)开发的一种经过基因修饰的1型单纯疱疹病毒(HSV-1),它可以在肿瘤细胞内复制并表达免疫激活蛋白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将其直接注射到黑色素瘤病灶中可造成肿瘤细胞的溶解,从而使肿瘤细胞破裂,并释放出肿瘤源性抗原和GM-CSF,加速抗肿瘤的免疫应答一种。Imlygic已于2015年10在美国获批用于局部治疗术后复发的晚期黑色素瘤,这是首款获得FDA批准上市的溶瘤病毒疗法。 BMS、强生、默沙东等大型医药企业纷纷加入 自2015年美国FDA批准首款溶瘤病毒疗法以来,这一创新疗法更是得到了许多大型药企的关注。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百时美施贵宝(BMS)、强生、默沙东等多家大型医药企业,都已通过收购或合作的方式,进入这一领域。 1、百时美施贵宝 2016年12月,BMS与致力于开发创新型癌症免疫疗法的公司PsiOxus Therapeutics达成一项合作协议,获得后者抗癌溶瘤病毒候选药NG-348,并向后者支付5000万美元预付金,以及8.86亿美元的里程碑款项。 NG-348 是基于PsiOxus公司的第一代溶瘤病毒产品enadenotucirev和其独有的肿瘤免疫疗法技术平台研发而成。NG-348在enadenotucirev的基础上,插入两段能编码T细胞激活配体的基因片段Anti-CD3和CD80,驱动T细胞在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应答,增强其杀死癌细胞的能力。 2、艾伯维 2017年10月,艾伯维(AbbVie)宣布与专注于新一代溶瘤病毒疗法的Turnstone Biologics公司达成全球性研发合作协议,获得后者旗下三项下一代溶瘤病毒免疫疗法的独家开发权。 Turnstone开发的溶瘤病毒疗法是基于基因工程改造过的马拉巴病毒(Maraba Virus)。该公司溶瘤病毒疗法与其它疗法的区别在于,将肿瘤疫苗和癌症病毒疗法整合在一起。在改造的马拉巴病毒中,研究人员同时加入了一段表达肿瘤抗原的序列。这一改造让这些马拉巴病毒能够在病毒表面表达肿瘤抗原并且将它们呈现给患者的免疫系统,从而激发对肿瘤的免疫反应。激活的免疫系统不但能够起到进一步杀伤肿瘤的效果,而且免疫细胞的记忆效应可以防止癌症复发。 3、默沙东 2018年2月,默沙东通过其子公司以3.94亿美元收购Viralytics,Viralytics是一家专注于开发癌症溶瘤免疫疗法的公司。其主要候选产品CAVATAK是普通感冒柯萨奇病毒A21型(CVA21)的专有制剂,它会与在多类癌细胞上高度表达的特定受体蛋白结合,通过细胞裂解和潜在针对癌细胞的免疫应答,来杀死局部和转移性癌细胞。 目前,CAVATAK正在作为瘤内和静脉内制剂在多项临床试验中进行评估,包括与默沙东的重磅抗PD-1疗法Keytruda(pembrolizumab)联用。 4、强生 2018年5月,强生旗下公司杨森公司(Janssen)以10亿美元收购溶瘤病毒免疫疗法公司BeneVir Biopharm。BeneVir公司专注于开发溶瘤病毒疗法,该公司主要利用其专有的T-Stealth溶瘤病毒平台,设计能够感染和破坏癌细胞的溶瘤病毒。据介绍,T-Stealth溶瘤病毒可以躲避免疫系统,从而直接或通过激活免疫系统破坏癌细胞。因此,这个技术平台减轻了溶瘤病毒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之间的拮抗作用,使溶瘤病毒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同时使用成为可能,将协同临床缓解作用最大化。 5、勃林格殷格翰 2018年9月,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以2.1亿欧元的价格收购ViraTherapeutics公司。ViraTherapeutics是一家致力于开发溶瘤病毒疗法的生物医药企业,其主要候选产品VSV-GP是含有改良糖蛋白(GP)的囊泡性口炎病毒(VSV),它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以单独疗法或组合疗法的方式进行评估。 6、武田 2019年12月,武田公司(Takeda)与专注于开发溶瘤病毒疗法Turnstone公司达成一项全球合作许可协议,以共同开发和推广后者的新型病毒免疫疗法RIVAL-01。 RIVAL-01是Turnstone基于其牛痘病毒平台开发的主要候选药物。它编码IL-12细胞因子,FLT3配体和CTLA-4抗体三种强效免疫调节剂,可共同驱动免疫活性,并重塑肿瘤微环境,进而根除肿瘤。当牛痘病毒在全身癌细胞中复制时,它携带的转基因也将被表达。它编码的调节剂在肿瘤部位的生成增加了病毒固有的溶瘤和微环境修饰特性,从而形成了对肿瘤的多重机制攻击。 此外,还有许多新锐在专注于这一创新疗法的开发,包括Calidi Biotherapeutics、Oncorus、Replimune Group等等。 中国企业加入研发大军 近年来,很多中国公司也加入溶瘤病毒疗法的研发。公开资料显示,生诺医药、天士力、阿诺医药等多家公司均引进了不同种类的溶瘤病毒产品(见下表)。其中阿诺医药引进的Reolysin是第二代溶瘤病毒肿瘤免疫疗法,它以哺乳动物呼肠孤病毒为基础开发而成,能够杀死RAS信号通路过度激活的癌细胞。该药已被美国FDA授予快速通道资格,用于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此外,还有很多中国医药企业在选择自主研发溶瘤病毒疗法,包括三维生物、天达康基因、达博生物、康弘生物、亦诺微医药、滨会生物、中生复诺健生物、乐普生物等等。三维生物除了前述已经获批上市的溶瘤病毒疗法安柯瑞外,还在此基础上开发了H102(肿瘤靶向性重组腺病毒注射液)和H103(溶瘤性重组腺病毒注射液)。 中生复诺健生物本次刚在中国获批临床的VG161,是一种新型抗肿瘤免疫增强型I型单纯疱疹溶瘤病毒,它同时携带IL12、IL15/15RA(IL15和IL15受体α亚基)和PD-L1阻断肽(PDL1B)的基因。该药早前已在澳大利亚获批临床,根据新闻稿,这是全球首个携带四个免疫因子溶瘤病毒产品。 溶瘤免疫疗法的未来 虽然溶瘤免疫疗法单剂使用已经显示了临床活性,但研究人员发现,将溶瘤病毒疗法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用,可以进一步增强治疗效果。这一潜力在临床试验中也得到了验证。研究发现,无论是PD-1抑制剂,还是CTLA4抑制剂,在与Imlygic联用的情况下,均能提高患者CD8与CD4阳性T细胞的数量,表明可能带来了系统性的免疫效应。此外,免疫细胞浸润性低的患者,也同样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表明在溶瘤病毒的作用下,“冷肿瘤”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也产生了响应。 根据Nature Reviews Cancer在2018年6月发表的一篇综述,溶瘤病毒疗法有两个潜在发展方向:一是与T细胞疗法结合,协助T细胞在局部肿瘤微环境中的增殖、移动、实现疗效;二是通过对免疫机制的进一步了解,科学家们有望开发出更好的溶瘤病毒,进一步拓展它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