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讯 Antibiotics:将有毒的杀虫剂转化为治疗抗生素耐药细菌的药物

    编译服务: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1-04
    2021年1月3日讯/生物谷BIOON/---N-芳基-C-硝基唑(N-Aryl-C-nitroazole)是一类重要的杂环化合物。它们被用作杀虫剂和杀真菌剂。然而,这些物质可能对人类有毒,并导致突变。由于它们并不经常使用,在药物化学文献中关于它们的数据很少。然而,最近有人提出,传统上避免使用的几组化合物可以帮助对抗病原菌。然而,为了减少毒性作用,必须在分子水平上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以便准确优化硝基杂芳烃“弹头(warhead)”的分子环境。2000年代初,通过开发目前已获准用于治疗的抗结核病药物德拉马尼(delamanid)和普托马尼(pretomanid),证明了这种方法的有效性。它们的作用就像前体药物(prodrug)一样,即物质本身是无活性的,但进入人体后会获得新的特性。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和康德波罗的海联邦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在寻找新的有效抗菌药物的过程中,探究了多种可能具有医学使用价值的带有硝基基团的含氮杂芳烃化合物。他们发现化合物OTB-021对结核病病原体的药物敏感菌株很有效,但对属于ESKAPE致病菌的病原体菌株却无能为力。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Antibiotic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Mutually Isomeric 2- and 4-(3-Nitro-1,2,4-triazol-1-yl)pyrimidines Inspired by an Antimycobacterial Screening Hit: Synthesis and Biological Activity against the ESKAPE Panel of Pathogens”。 ESKAPE是最常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细菌种类名称---粪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e)、鲍曼不动杆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铜绿假单胞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和产气肠杆菌(Enterobacter aerogenes)---的缩写。这是一种双关语:“eskape”听起来像“逃避”,而且这组细菌对大多数已知的抗生素都有抗药性,也就是说,它们似乎可以“逃避”了抗生素药物的作用。 为了了解如何修饰OTB-021得它能够作用于这些致病菌,这些研究人员在这种化合物的基础上构建了两个同分异构体系列。侧边氨基基团改变了它们的位置,使得这种化合物使中富含芳香族氮的核心更加紧凑,这应该会降低它的毒性。用纸片扩散法(disk diffusion method)测定了微生物对新化合物的敏感性,另外还测定了抗生素纸片和培养皿中新化合物的干溶液对细菌生长的抑制区。 结果发现,ESKAPE致病菌很容易被这类新的化合物抑制。测试阻止细菌生长的化合物的最小浓度(μg / ml)显示出与使用一毫升抗生素环丙沙星(ciprofloxacin)相当的结果:比如,0.3μg / ml的环丙沙星对肠球菌的抑制作用与2μg / ml的一种新的化合物相同。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俄罗斯科学院教授、康德波罗的海联邦大学研究员Mikhail Krasavin博士说,“从对ESKAPE病原体没有活性的抗结核分枝杆菌药OTB-021的结构开始,我们开发、合成并测试了两个同分异构体系列的新型类似物,在这些新型类似物中,氨基基团在结构中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这些化合物可以抑制所有ESKAPE病原体的生长。也许,它们将有助于开发新的有效药物,以对抗有时非常难以治疗的细菌性疾病。”(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1.Sergey Chuprun et al. Mutually Isomeric 2- and 4-(3-Nitro-1,2,4-triazol-1-yl)pyrimidines Inspired by an Antimycobacterial Screening Hit: Synthesis and Biological Activity against the ESKAPE Panel of Pathogens. Antibiotics, 2020, doi:10.3390/antibiotics9100666. 2.Scientists turned toxic pesticide into treatment against antibiotic-resistant bacteria https://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12/ikbf-stt122920.php
  • 快讯 Immunity:某些肺部巨噬细胞可导致肺部遭受严重的病毒攻击

    编译服务: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1-04
    2021年1月2日讯/生物谷BIOON/---在某些情况下,肺部中的免疫细胞会导致病毒攻击的恶化。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的研究人员描述了不同种类的称为巨噬细胞的免疫细胞如何在肺部产生,以及其中的哪些巨噬细胞可能导致严重的肺部疾病。这些研究结果可能有助于在未来治疗COVID-19等疾病。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12月30日在线发表在Immunit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Distinct developmental pathways from blood monocytes generate human lung macrophage diversity”。 肺部的结构使它们暴露在空气和血液中的病毒和细菌面前。作为一种免疫细胞,巨噬细胞保护肺部免受此类攻击。但在某些条件下,肺部巨噬细胞也可能导致严重的肺部疾病,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和COVID-19。到目前为止,对人类肺部巨噬细胞产生的研究还很有限。 巨噬细胞可以由不同起源的单核细胞发育而来,可分为遗传上不同的主要类型。在人类中,存在两种主要的单核细胞:“经典”CD14+单核细胞和“非经典”CD16+单核细胞。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利用一种模型直接在活体肺部中研究肺部巨噬细胞的产生。这与研究单个细胞中基因活性的方法--RNA测序---相结合,发现了血液中的单核细胞如何成为人类肺部巨噬细胞。 论文通讯作者、卡罗林斯卡学院医学系副教授Tim Willinger说,“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发现经典CD14+单核细胞迁移到气管和肺组织中,并转化为保护肺部健康和功能的巨噬细胞。我们还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单核细胞,即CD14+HLA-DRhi单核细胞,它们是介于血液单核细胞和气道巨噬细胞之间的中间免疫细胞。这些CD14+HLA-DRhi单核细胞可以离开血液循环,迁移到肺组织中。” 然而,非经典CD16+单核细胞在肺部的许多血管中发育成巨噬细胞,并不会迁移到肺组织中。 论文第一作者、Willinger实验室博士生Elza Evren说,“肺部的某些巨噬细胞很可能与一些严重的肺部疾病有关。比如,在呼吸道感染中,肺部中的单核细胞会发育成巨噬细胞,从而对抗病毒和细菌。但是,某种类型的巨噬细胞也可能促进严重的炎症和感染。” 在感染导致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情况下,这些研究人员认为保护性、抗炎性的巨噬细胞被来自血液单核细胞的促炎性肺部巨噬细胞所取代。 Willinger说,“这些血液单核细胞衍生的巨噬细胞的存在在其他研究中已被证明与COVID-19患者的病情严重程度和肺部损伤的程度有关。重症COVID-19患者血液中的CD14+HLA-DRhi单核细胞也较少,这可能是因为它们从血液中移入肺部。鉴于它们在快速炎症反应中的重要作用,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未来的治疗应该关注促炎性巨噬细胞和单核细胞,以减少重症COVID-19患者的肺部损伤和死亡率。”(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1.Elza Evren et al. Distinct developmental pathways from blood monocytes generate human lung macrophage diversity. Immunity, 2020, doi:10.1016/j.immuni.2020.12.003. 2.New research may explain severe virus attacks on the lungs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12/ki-nrm123020.php
  • 快讯 NEJM:初步临床试验表明Moderna公司新冠候选疫苗mRNA-1273的疗效为94.1%

    编译服务: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1-04
    2021年1月2日讯/生物谷BIOON/---2020年12月30日,发表在NEJM期刊上的一篇标题为“Efficacy and Safety of the mRNA-1273 SARS-CoV-2 Vaccine”的同行评议论文提供了备受关注的COVE临床研究的数据,该研究评估了Moderna公司生产的针对COVID-19的候选疫苗mRNA-1273。这项将持续两年的研究的主要分析结果提供了这种疫苗可以预防有症状感染的证据。在随机接受这种疫苗或安慰剂的3万多名参与者中,疫苗组有11人出现症状性COVID-19,而在接受安慰剂的参与者中,这一数字为185人,这表明预防症状性COVID-19的疗效为94.1%。严重的COVID-19病例仅在接受安慰剂的参与者中发生。 COVE研究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COVID-19预防网络(COVID-19 Prevention Network, CoVPN)的一部分。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是该临床试验的试验点。此外,布莱根妇女医院传染病专家、病毒性疾病疫苗开发专家Lindsey Baden博士担任该研究的联合首席研究员和这篇论文的主要作者。 Baden说,“我们的研究工作还在继续。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数据来更好地确定这种疫苗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但到目前为止,结果显示94.1%的疗效。这些数据很有说服力。而且,重要的是,这些数据表明可以保护人们免受严重疾病的伤害,这意味着这种疫苗可能会对预防住院和死亡产生影响,至少在接种疫苗后的前几个月会如此。” 这项研究在美国99个地点招募了30420名成人参与者,其中600多人是在布莱根妇女医院招募的。合格的参与者是18岁或以上,没有已知的SARS-CoV-2感染史,所在的位置或环境使他们有明显的SARS-CoV-2感染风险和/或较高的重症COVID-19风险。这项临床试验的种族和民族比例通常代表了美国的人口结构(79%为白人;10%为黑人或非裔美国人;20%为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参与者)。 这些参与者在2020年7月27日和10月23日之间接受第一次注射,随后在28天后进行第二次注射。每次注射为肌肉注射,体积为0.5 mL,含有100μg的mRNA-1273或生理盐水安慰剂。 在安慰剂组中,185名参与者出现了有症状的COVID-19疾病;在疫苗组中,11名参与者出现了症状。在二次分析中,这种疫苗的疗效在各关键利益群体中是相似的,包括那些在入组时已经有SARS-CoV-2抗体的人(表明以前感染过COVID-19)和65岁或以上的人。30名参与者有严重的COVID-19,都来自安慰剂组。 从随机化开始,由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成立的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在整个试验过程中持续监测COVID-19和重症COVID-19的病例。参与者在注射后的几周内被密切监测不良事件。这些研究人员已收集并将继续收集任何严重不良事件或注射后两年内需要医疗护理的不良事件的数据。 总的来说,参与者对这种疫苗的反应是温和的---约有一半的参与者出现疲乏、肌肉酸痛、关节疼痛和头痛,在第二次注射后更是如此。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反应在注射这种疫苗15小时左右后开始,两天后消失,没有后遗症。安慰剂组和疫苗组报告的不良事件数量相似。 Baden说,“虽然这些结果令人鼓舞,但由于到目前为止随访时间较短,这些结果受到限制。这项正在进行的研究的长期数据可能会让我们更仔细地评估这种疫苗在不同人群中的疗效,确定对无症状感染的影响,了解免疫力何时减弱,并确定这种疫苗是否影响传染性。但是,我们不应该忽视我们已经取得的进展。这些进展表明,当我们齐心协力解决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时,我们是有可能做到的。”(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1.Lindsey R. Baden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the mRNA-1273 SARS-CoV-2 Vaccine. NEJM, 2020, doi:10.1056/NEJMoa2035389. 2.Barton F. Haynes. A New Vaccine to Battle Covid-19. NEJM, 2020, doi:10.1056/NEJMe2035557. 3.Published data from Moderna COVID-19 vaccine trial show 94.1 percent efficacy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12/bawh-pdf123020.php
  • 快讯 截至1月2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编译服务: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1-04
    1月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4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6例(上海6例,福建2例,广东2例,陕西2例,北京1例,天津1例,内蒙古1例,辽宁1例),本土病例8例(黑龙江4例,辽宁2例,北京1例,河北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2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960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减少1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279例(其中重症病例3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确诊病例430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024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1月2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95例(其中重症病例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2088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7117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907460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4175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8例(均为境外输入);当日转为确诊病例5例(境外输入1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4例(境外输入11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269例(境外输入225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9777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8923例(出院7968例,死亡150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808例(出院686例,死亡7例)。 (注:媒体引用时,请标注“信息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
  • 快讯 截至1月3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编译服务: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1-04
    1月3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3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20例(陕西6例,上海4例,四川3例,广东2例,天津1例,山西1例,内蒙古1例,辽宁1例,福建1例),本土病例13例(辽宁6例,河北4例,北京2例,黑龙江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452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增加1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286例(其中重症病例4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确诊病例432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037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1月3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411例(其中重症病例10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2105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7150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90942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5685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40例(境外输入26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4例(境外输入3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1例(境外输入8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294例(境外输入240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9822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8964例(出院8011例,死亡150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812例(出院689例,死亡7例)。 (注:媒体引用时,请标注“信息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