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讯 FDA批准第三款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来源专题: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3-23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生产的新冠疫苗可在美国紧急使用,适用于18岁及以上人群预防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COVID-19)。 这是继美国制药商辉瑞公司与德国公司BioNTech合作开发的第一种疫苗以及美国制药商Moderna公司开发的第二种疫苗之后,第三种在该国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的COVID-19疫苗,同时,也是美国首例单剂COVID-19疫苗。 强生疫苗是一款26型腺病毒(Ad26)腺病毒载体疫苗,其最大特点是仅需单次接种,这与前两款在美获批的新冠疫苗——辉瑞与莫德纳疫苗不同;它的起效速率更快,并且这种疫苗不需要超低温保存,可以在常规冷藏温度(2-8°C)中保存3个月。 此次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EUA)是基于所获得的所有科学证据,包括来自3期ENSEMBLE研究的数据。研究数据表明,接种28天后,疫苗在所有研究区域中,对于预防重度新冠肺炎的总体保护效力为85%,并证明可预防因新冠肺炎引起的住院和死亡。 据强生公司介绍,这款疫苗对南非发现的变异病毒等多种变异新冠病毒均能起到预防重症的效果。 预计在3月底之前强生公司将生产2000万剂疫苗,在第二季度结束前生产1亿剂疫苗。 紧急使用授权(EUA)的条款允许在收集更多数据的同时使用该疫苗。公司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向FDA提交生物制品许可申请。 此外,强生公司近期已经向欧洲药品管理局提交了欧洲有条件上市许可申请,并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提交了其新冠肺炎候选疫苗的紧急使用清单(EUL)申请。同时,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多个国家/地区已启动单剂量新冠肺炎候选疫苗的滚动申报程序。 截至目前,国内已有4款获批上市的新冠疫苗产品,三个灭活疫苗,一个腺病毒载体疫苗,它们分别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5型腺病毒载体)。其中,强生疫苗与我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与陈薇院士团队合作研发的康希诺疫苗(Ad5-nCoV)采取的技术路线相同,且都为单次接种。(生物谷Bioon.com)
  • 快讯 JEM:T细胞平衡影响COVID19症状

    来源专题: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3-23
    2021年3月2日讯/生物谷BIOON/---根据最近一项研究,通过分析感染SARS-CoV-2的个体的血液样本,新加坡的研究人员已开始通过人体T细胞确定人们是否产生COVID-19的不同反应进行分析。这项发表在《JEM》杂志上的研究表明,为了清除病毒而不会出现症状,需要T细胞启动有效的免疫反应,从而产生促炎和消炎分子的精妙平衡。 许多感染SARS-CoV-2病毒的人没有任何症状,并且可以通过特异性识别该病毒的抗体和T细胞清除感染。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种保护性免疫反应会引发过度炎症,从而损害组织并引起许多与COVID-19相关的症状。 决定受感染个体是否出现症状的原因仍然未知。一些研究表明,无症状的个体产生的抗SARS-CoV-2抗体少于出现症状的个体。但是还不清楚它们的T细胞反应是否也降低了。 Bertoletti及其同事,包括杜克大学-国大医学院高级研究员Nina Le Bert,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Clarence C. Tam,对一群移民工人进行了研究。在六周的过程中,研究人员从85名受感染但无症状的工人中定期抽取了血液样本,并将其T细胞与75例轻度至中度COVID-19住院患者的T细胞进行了比较。 令人惊讶的是,研究人员发现,感染后不久,无症状个体和COVID-19患者中识别出SARS-CoV-2的T细胞的频率相似。 Nina Le Bert说:“在两个队列中,针对不同病毒蛋白的T细胞反应的总体强度相似。” 但是,无症状个体的T细胞产生了大量的两种蛋白质,称为IFN-γ和IL-2。这些信号蛋白或细胞因子有助于协调免疫系统对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反应。 因此,无症状个体对SARS-CoV-2的免疫反应似乎更加协调。 Bertoletti及其同事用病毒蛋白片段挑战了一些血液样本,发现无症状个体的免疫细胞产生了均衡的,比例均衡的促炎分子和消炎分子。相反,COVID-19患者的免疫细胞产生了不成比例的促炎分子。 “总的来说,我们的研究表明,无症状的SARS-CoV-2感染个体的特征不是抗病毒免疫力弱;相反,它们具有高效,平衡的抗病毒细胞反应,可以保护宿主,而不会引起任何明显的病理症状”。(生物谷 Bioon.com) 资讯出处:Balanced T cell response key to avoiding COVID-19 symptoms, study suggests 原始出处:Nina Le Bert et al, Highly functional virus-specific cellular immune response in asymptomatic SARS-CoV-2 infec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 (2021). DOI: 10.1084/jem.20202617
  • 快讯 Science论文解读!间隔接种COVID-19疫苗有好处,但长期结果取决于强大的免疫力

    来源专题: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3-23
    2021年3月17日讯/生物谷BIOON/---推迟第二剂COVID-19疫苗的接种时间,应该可以在短期内减少病例数。但是,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长期的病例负担和SARS-CoV-2病毒“逃逸”免疫的进化潜力将取决于自然感染和一到两剂疫苗接种所产生的免疫反应的强大程度。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pidemiological and evolutionary considerations of SARS-CoV-2 vaccine dosing regimes”。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普林斯顿大学刘易斯-西格勒综合基因组学研究所博士生Chadi Saad-Roy说,“包括英国和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表示,他们将推迟第二剂COVID-19疫苗接种,以应对供应短缺,同时也是为了迅速增加接种人数。” Saad-Roy说,“疫苗最初的临床试验,加上随后的流行病学,对第一剂疫苗的疗效相当乐观。然而,我们仍然不确定单剂疫苗免疫力的强度和持续时间---或者完整的两剂疗程或自然感染的免疫力将如何长期持续。” 论文共同作者、普林斯顿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教授Simon Levin说,“这些都将影响未来疫情爆发的动态变化。” 这些研究人员使用一种简单的模型,向前推算了在一系列疫苗剂量方案和与免疫反应相关的假设下,COVID-19病例的发生率,以及人群的免疫程度。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麦吉尔大学生物工程助理教授Caroline Wagner说,“鉴于推动这些结果的免疫学和流行病学不确定性,简单的模型是探索未来可能性的重要工具。” 论文共同作者、普林斯顿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教授Andrea Graham说,“比如,这种模型允许假设单剂疫苗接种后的免疫反应将弱于自然感染或两剂疫苗接种后的免疫反应。这似乎与那些根据推迟的第二剂接种计划迅速部署疫苗的国家的早期报告一致。” 这项研究发现,正如预期的那样,一剂疫苗接种策略可能会在短期内通过更快速地接种更多的个体来减少病例数。然而,如果一剂疫苗接种后的免疫反应不那么强大,那么随后的疫情高峰可能会更大。 Wagner说,“更乐观的是,我们发现,随着疫苗生产能力的增加,提高疫苗接种率或改变剂量接种方案,使其更接近推荐的两剂接种方案,可以减轻这些长期的流行病学影响,这对公共卫生规划非常重要。” 与不完美的免疫反应相关的另一个重要结果是病毒免疫逃逸的可能性。为了着手解决这个复杂的问题,这些研究人员改进了他们之前开发的一种现有简单的病毒免疫逃逸的“系统动力学”模型。 这种病毒免疫逃逸理论预测,在具有部分免疫力的个体中,适度的选择压力与足够的病毒传播相结合,可以推动病毒的进化。在这篇论文中,这些研究人员在探索这种可能性的同时,还研究了一系列其他情况,包括一种更为乐观的情况,即接种一到两剂疫苗后,免疫力下降的宿主的适应潜力最小。 论文共同作者、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Edward C. Holmes教授说,“至少已经出现了一种可能具有部分免疫逃逸的病毒变体。”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普林斯顿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教授Bryan Grenfell补充说,“简单的理论强调,在具有中间免疫力水平的受感染宿主体内的病毒变体的进化和传播可能是重要的。因此,免疫力的强度和持续时间,特别是这些对再次传播的影响,是有待确定的关键参数。” 论文共同作者、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Michael Mina解释说,“我们的结果强烈依赖于一剂和二剂疫苗接种后免疫反应的稳健性,但最终这些临床参数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 Mina说,“展望未来,为了做出合理的公共政策决策,更好地掌握这些将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建议,在疫苗接种活动早期对剂量间隔进行随机化,并仔细监测疫苗接种者以及有过自然感染的人及其接触者的病毒载量和免疫标志物,可能是做到这一点的重要方法。” 这篇论文强调的一个直观的发现是,非常低的疫苗接种率可能与更大的病例数相关,并且可能与更高的病毒适应潜力相关。 论文共同作者、普林斯顿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副教授C.Jessica E. Metcalf说,“这强烈地强调了公平的全球疫苗分配的重要性,这是因为一个地方的免疫逃逸将迅速传播。”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综合生物学教授Michael Boots(未参与这项新的研究)说,“这些模型在概念上相对简单,但它们说明了问题的复杂性,并强调了我们仍然面临的挑战。这项重要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框架,我们可以用它来指导我们今后的方法,并进一步确定我们需要解决的关键知识缺口。”(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Chadi M. Saad-Roy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d evolutionary considerations of SARS-CoV-2 vaccine dosing regimes. Science, 2021, doi:10.1126/science.abg8663.
  • 快讯 多发性硬化患者应当接种COVID-19疫苗

    来源专题: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3-23
    2021年3月20日讯/生物谷BIOON/---近日,洛杉矶Cedars-Sinai多发性硬化症和神经免疫学计划主任Nancy Sicotte博士说:“强烈建议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接种COVID-19疫苗。她的建议基于美国国家医学会的指导原则。 Sicotte是该学会的国家医疗咨询委员会主席。 目前,超过一百万的美国人患有多发性硬化(MS),这是一种涉及中枢神经系统的自身免疫性疾病。 COVID-19疫苗接种对于MS患者尤为重要。她指出,MS患者每天服用的某些药物可能会使COVID-19疫苗的疗效降低,但仍可提供保护,包括降低严重COVID-19的风险。“除非医疗保健提供者建议不要这样做,否则接种COVID-19疫苗的患者应继续采用改变疾病的疗法,” Sicotte说。 “任何保护总比没有保护好。” Cedars-Sinai医院流行病学副医学主任Michael Ben-Aderet博士说,针对MS患者的建议也适用于患有其他慢性疾病的人。 Ben-Aderet在新闻稿中说:“患有慢性疾病或免疫系统较弱的人患严重COVID-19疾病的风险可能更高,疫苗在预防这种疾病方面特别有效。没有证据表明免疫系统减弱的人接种疫苗产生不良事件的风险增加。尽管每个人都有疑问都应咨询自己的医师,但绝大多数慢性病患者可以并且应该接种疫苗COVID-19”。(生物谷 Bioon.com) 资讯出处:People with multiple sclerosis should get the COVID-19 vaccine
  • 快讯 Science解读!揭秘轮状病毒诱发严重胃肠道疾病的分子机制!

    来源专题: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malili
    发布时间:2021-03-12
    2020年11月30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篇刊登在国际杂志Science上题为“Rotavirus induces intercellular calcium waves through ADP signaling”的研究报告中,来自贝勒医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揭示了轮状病毒诱发严重胃肠疾病的分子机制;轮状病毒是引起腹泻和呕吐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在儿童群体中,每年其大约会诱发12.8万人死亡;这种病毒会通过感染小肠中的肠细胞来引发疾病,但仅有一小部分易感细胞会携带病毒,20世纪90年代中期,科学家们提出,这一小部分被感染的细胞能通过发送信号干扰邻近未感染细胞的功能从而来促进严重疾病的发生,但关于这种信号的特性一直是一个谜题。 这篇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轮状病毒感染的细胞能释放名为二磷酸腺苷(ADP,adenosine diphosphate)的信号分子,该信号分子能与邻近细胞上的细胞受体P2Y1相结合,ADP对P2Y1的激活就会导致未感染的细胞中产生名为细胞间钙质波的信号分子,通过干扰ADP与其受体的结合就能够降低小鼠疾病模型的腹泻严重性,这就表明,靶向作用P2Y1或能作为一种有效的策略来控制人群中的病毒性腹泻。 图片来源:CDC 研究者Joseph Hyser表示,此前研究中我们使用荧光钙传感器和实时成像技术进行研究后发现,轮状病毒感染的细胞能够展现出异常的钙信号,我们可以将其转化为从感染细胞中辐射出的细胞间钙信号的脉冲图谱,钙信号已知与轮状病毒感染的多个方面有关,而本文研究揭示了轮状病毒所诱导的改变的动态特性。当前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低剂量的病毒来进行实验,同时他们注意到,并不仅仅是病毒感染的细胞能够表现出动态的钙信号传导,而且邻近未受感染的细胞也会产生钙信号脉冲,而且表现地与感染细胞一样;这一观察性的结果就表明,感染细胞会诱发未感染细胞出现细胞间的钙信号波。 随后研究人员将他们所观察到的结果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科学家们提出的一个概念联系起来,即轮状病毒感染的细胞能向邻近未感染的细胞发送信号感染其功能,并促进患者机体腹泻和呕吐症状。研究人员利用现场荧光显微镜进行研究揭示了轮状病毒感染和未感染的细胞都会出现细胞间的钙质信号,这或许就为研究人员调查信号的特性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手段。文章中,研究者Chang-Graham及其同事通过对三种不同的实验模型进行研究识别出了诱发未感染细胞出现细胞间钙质波的特殊信号,随后他们利用一种常用于研究轮状病毒的猴肾细胞系进行研究,同事研究者还使用了人类肠道类器官进行研究,该系统能够再现人类感染的许多特性以及新生小鼠模型发生轮状病毒感染和腹泻的状况;研究结果表明,诸如前列腺素E2和一氧化氮等意思钙质波信号诱发因素似乎并没有引起钙质反应,随后研究者检测了ATP和ADP,这两种钙质信号的介导子此前并未发现与轮状病毒感染有关,研究者发现,轮状病毒感染的细胞会通过释放ADP来结合未感染细胞上的P2Y1受体,从而诱发细胞间的钙质波。而敲除P2Y1基因就能抑制ADP信号传输,这样就能减少细胞间的钙质波。 研究者Chang-Graham说道,在三个模型系统中,我们一致性发现,轮状病毒感染的细胞能向携带ADP的未感染的细胞发送信号,这或许有助于疾病严重性的发生,而研究者认为这是模式的转变,实际上ADP作为实际的信号此前并未被关注过。深入研究后,研究人员揭示了ADP在轮状病毒感染和复制过程中的新型角色,ADP或许能作为参与轮状病毒所诱发的严重腹泻和呕吐的多种因素的重要诱发子,比如研究人员发现证据表明,ADP信号能增加轮状病毒的感染,炎性细胞因子IL1-α的表达以及血清素的分泌,ADP信号还能增加产生前列腺素和一氧化氮的酶类的表达,从而潜在诱发轮状病毒感染中所观察到的特殊化合物水平的增加,预防ADP信号和细胞间的钙质波或许就能减少上述提及的化合物的产生。 研究者Chang-Graham说道,如今我们确定了,抑制P2Y1受体就能降低小鼠模型中轮状病毒诱导的腹泻的严重程度,利用细胞间的钙质波,轮状病毒就能方法其致病能力并超越其直接感染的细胞,这是研究人员识别出的首个病毒能激活ADP所介导的细胞间钙质波,其或有望成为其它病毒所利用的策略来诱发其宿主的疾病发生。 最后研究者表示,本文研究为阐明轮状病毒所致腹泻的机理提供了一种潜在的信号传导途径,在治疗方面,本文研究结果也让科学家们非常兴奋,因为目前靶向作用P2Y1的药物正在作为抗凝药物进行临床前的测试过程,如果证明这类药物对儿童是安全的,那么其或许有可能被重新利用来治疗轮状病毒感染所诱发的腹泻。(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1】Alexandra L. Chang-Graham,Jacob L. Perry, Melinda A. Engevik, et al. Rotavirus induces intercellular calcium waves through ADP signaling, Science (2020). DOI: 10.1126/science.abc3621 【2】How rotavirus causes severe gastrointestinal disease by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