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速电子衍射装置创世界之最》

  • 编译服务:中科院文献情报制造与材料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报告人: 冯瑞华
  • 发布时间:2021-01-12
  • 韩国研究团队利用纳米多孔性沸石制造出铂和稀土金属结合的高效催化剂,将显著提高丙烯的生产效率。

      韩国基础研究院多维碳材料研究中心和蔚山科学技术院自然科学部研究团队,研发出一种在常温常压条件下,通过简单工序将石墨烯转换成超薄膜金刚石的新技术。

      韩国原子能研究院研究团队成功研发最能捕捉原子运动的超高速电子衍射装置。作为电子照相机的超高速电子衍射装置可以观测分子中原子的运动,实时捕捉分子结构的变化。该研究团队研发的超高速电子衍射装置的时间分辨能力为32fs,创下世界之最。

      韩国国家核聚变研究所在KSTAR试验装置内保持等离子体1亿度温度长达8秒,成为全球首个维持5秒以上的热核聚变试验。2018年的试验实现了1亿度温度下维持约1.5秒,而此次试验成功地将超高温等离子维持时长提高了5倍。

相关报告
  • 《我国第四大水电站创造多项世界之最》

    • 编译服务:中科院文献情报先进能源知识资源中心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guokm
    • 发布时间:2020-08-22
    • 世界第七、中国第四大巨型水电站——乌东德水电站近日通过第三阶段蓄水至965米验收,该电站8月中旬将蓄水至水位958米,8月下旬蓄水至水位965米。这个巨型水电站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成为我国水电站建设的又一个里程碑工程。   “最薄”特高拱坝兼顾经济安全   乌东德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和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交界,在陡峭的峡谷中,乌东德水电站工程大坝稳稳“镶嵌”在两岸峭壁之间。   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杨宗立介绍,乌东德水电站是金沙江下游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四座梯级电站的第一级,2015年12月全面开工建设,总投资约1200亿元。该电站是“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和促进国家能源结构调整的重大工程。   6月29日,乌东德水电站首批两台机组顺利投产发电。7月11日和13日,乌东德水电站第三台、第四台机组投产发电。水电站全部12台机组计划于2021年7月前全部建成投产。   据介绍,乌东德大坝坝顶海拔高程为988米,最大坝高达270米,坝顶弧长326.95米,坝底厚度51.41米。拱坝的厚薄通常以坝底厚度和最大坝高之比,即厚高比来衡量。乌东德水电站大坝的厚高比为0.19,是目前世界上建成的最薄的300米级特高拱坝。   大坝挡水形成的水库正常蓄水位为975米,对应库容58.63亿立方米。薄薄的拱坝需要挡住库水水体形成的809万吨推力,这给设计和建设都带来严峻考验。   拱坝通过向上游方向突出而呈拱形,将水的推力转为对两侧河岸的压力。乌东德大坝不但在水平方向上弯曲,垂直方向上也是弯曲的,这样的坝型被称为双曲拱坝,可以大幅减少建材耗费。为了应对复杂的地质环境,工程师们提出“静力设计、动力调整”的设计思想,在不考虑地震可能的静力条件下选出基本体形,再根据地震动力条件开展优化。最终混凝土量仅增加3.1%,大坝设计地震最大拉应力降低达32%,有效兼顾了经济和安全。   打破大体积混凝土“无坝不裂”魔咒   乌东德水电站大坝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大坝。建造过程中使用了许多原创性的新技术,其中包括全生命周期应用大坝智能建造系统,实现了“在线采集、后台处理、智能操作、预警控制”的智能生产管控,展示了中国筑坝技术智能建造的最高水准。   对大坝建设而言,预防裂缝是重中之重。裂缝不但会破坏大坝结构,严重时还可能会漏水甚至导致大坝溃决。越薄的大坝,裂缝潜在危害就越大。混凝土在浇筑硬化过程中,一般会产生大量的热量。由于不同位置温度不同,热胀冷缩的程度不同,就很容易形成裂缝。加之乌东德水电站所在的干热河谷大风频繁、日照强烈,混凝土温控防裂更是难上加难。   为了解决混凝土温控防裂这一世界级难题,乌东德大坝采用了低热水泥。低热水泥发热量低,能显著降低混凝土最高温度,有效防止大坝温度裂缝发生。这也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全坝采用低热水泥混凝土来建设300米级特高拱坝。通过采用智能建造技术,全面感知、真实分析、实时控制,实现混凝土施工过程管控智能化,有效防止裂缝产生,确保大坝混凝土施工优质高效。   “乌东德水电站大坝建设代表着中国筑坝技术的先进水平,全坝应用低热水泥混凝土开创世界先河,智能通水、智能灌浆、智能喷雾等一批自主创新的智能化成果实施应用,有效地促进了特高拱坝优质高效均衡快速上升,实现了大坝工程安全优质高效建设和全生命期价值创造的目标。”乌东德工程建设部技术部工程师刘科介绍。   自2017年3月16日开工浇筑,乌东德水电站大坝混凝土浇筑历时3年零3个月,浇筑总量270余万立方米,创下单个坝段年上升高度122米的行业最高纪录,未出现一条裂缝,打破了过去大体积混凝土“无坝不裂”的魔咒。   近30层楼高主厂房破世界纪录   为了容纳水电站主要发电设备——水轮发电机组,施工人员在山体中开挖了长333米、宽32.5米、高89.8米的巨大主厂房。光是高度就相当于近30层的高楼,这一高度打破了地下电站主厂房开挖高度的世界纪录。   乌东德水电站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兼具防洪、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改善航运等综合效益。作为“西电东送”战略的骨干电源,水电站共安装12台单机容量8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   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介绍,水轮发电机组单机容量达到85万千瓦,这是全球首例,仅次于正在建设中的白鹤滩水电站的100万千瓦。理论上,如果满负荷运行,一台机组就能满足大约1000万居民的生活用电所需。乌东德水电站平均年发电量预计为389.1亿千瓦时,差不多相当于北京全社会年用电量的三分之一。每年能够节约标准煤1220万吨,相当于24.4个年产50万吨的中型煤矿的产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050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10.4万吨,相当于种植8.5万公顷的阔叶林。   乌东德水电站12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后,将成为南方电网供电范围内调管的最大水电站,产生的巨大电流将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粤港澳大湾区,为大湾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绿色能源保障
  • 《环保督察回头看: 世界之最与土作坊都在赚污染的钱-》

    • 编译服务: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changjiang
    • 发布时间:2018-06-29
    • 油污遍地,恶臭阵阵,危险废物露天堆放,明令要求停产,却在夜间偷干活,说是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实则不过一个“垃圾”产业园……6月19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在宁夏自治区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所进行的“回头看”督察还原了保护区内企业假整改的真面目。 督察组发现,宁夏自治区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侵占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问题依旧,重叠范围内仍存在多家化工、拆解企业,甚至还发现了新增项目;督察组随机抽查了6家企业,环境污染或风险问题均十分突出。 而宁夏自治区发改委明明是整改责任主体却当起“甩手掌柜”。 在督察组检查过的地区,无论是爷儿仨办的土作坊,还是有着“世界最大电解金属锰生产基地”之称“宁夏天元锰业公司”,都在赚着污染的钱。 就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破坏问题,翟青专门约见了银川及灵武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同时,督察组对有关情况正在开展进一步调查。 爷儿仨办的土作坊入驻园区 位于毛乌苏沙地边缘的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典型的荒漠类型生态系统自然保护区。然而,2013年7月,宁夏自治区发改委的一纸批复却将保护区内1293亩的实验区变成了一堆“垃圾”企业的聚集地。 根据宁夏自治区发改委批复的《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293亩的实验区将建设“西北地区科技含量最高的国家级城市矿产示范基地”。重点合作领域包括再生资源网络购销、有色金属再生加工、电子废弃物及金属型材加工、再生资源建材加工、非金属资源再生利用加工、报废汽车拆解及二手车交易、陆港物流中心等。 如果不是2016年7月12日至8月12日,中央第八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宁夏自治区的环保督察,或许“西北地区科技含量最高的国家级城市矿产示范基地”真相至今无人揭开。2016年11月,第八督察组在向宁夏自治区反馈督察意见时明确指出:“自治区发改委批复《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总体规划》,侵占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1293亩。” 宝利达化工公司(以下简称宝利达)是6月19日翟青一行在园区内检查的第一家企业。这是一家以废油为原料进行再加工利用的企业,表面看企业有规模、厂区也还算干净。但越往深里查,恶臭、危险废物处置混乱等问题一个个露出马脚。 “你们的危废到底去了哪里?”顺藤摸瓜,督察组按照宝利达危废负责人王天齐的说法,来到杰瑞邦达环保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杰瑞邦达),本来是想看他们是如何处置宝利达转来的危废的,结果却发现,名为环保公司的杰瑞邦达收集来的危险废物不仅露天堆放,而且原本已被叫停的这家企业仍在夜间偷偷生产。 尽管督察组反复提醒要说实话,但杰瑞邦达负责人仍然谎话连篇。督察组在现场发现,杰瑞邦达约2000吨油泥(属危险废物)就堆放在未作封闭处理的简易贮存池中,有毒有害挥发性有机物无组织排放严重。 6月19日傍晚7点多,一块竖立在地上的巨幅“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灵武市众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招牌引起了督察组的注意。临时停车,督察组顺着招牌来到一家废旧汽车拆解“企业”。 进入厂区后,一个满身黑色油污的中年男子告诉督察组,他就是“企业”老板,名叫杨学明。一走一冒烟的土路,从废旧汽车上拆下来的一堆一堆地汽车零部件胡乱地堆放,整个厂区高低不平,没有落脚之地,油污呈团状散落在厂区的每一个角落。 这家“企业”在督察组到来前其实也做了功课:用黄土掩埋厂区内隐蔽处的一团团油污。 “没办法,娃儿没出息,考不上学,只能跟着一块干。”杨学明指着与他同样“打扮”年轻人说,那是他儿子,因为没考上大学,就跟他一起干废旧汽车拆解的活。杨学明儿子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哥哥也跟他们一起干。他说,“企业”就他们爷儿仨,既是老板,也是员工。 名为废旧汽车拆解“企业”,实际上不过是一家土作坊。而这也是规划里所说的“西北地区科技含量最高的国家级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企业”之一。 “世界之最”工人戴着面具生产 “世界最大的电解金属锰生产基地,是国内唯一全部使用进口高品位锰矿的电解锰生产企业,独家采用的高品位锰矿二次浸取技术,锰的回收率达到98%。”这段文字所描述的是一家名为“宁夏天元锰业公司”(以下简称宁夏天元)的企业。 6月20日,当翟青一行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走进这家企业时,所看到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洒了水,精心清扫过的厂区路面;早已等候的十几个“迎检”的企业管理人员。显然,对于督察组的到来,宁夏天元早有准备。 “怎么这么多人?”翟青问。见状,宁夏天元总裁黄河赶紧命令“迎检”人员散开。督察组一行直奔电解锰生产车间。“怎么这么大味儿?”当督察组一行走进第一个车间时,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强烈刺鼻性氨气味呛得督察组一行人睁不开眼睛。而此时,十来个戴着面具的工人正在一排排冒着薄雾一样气体的电解锰生产线上熟练地工作着。 第二个车间,第三个车间,第四个车间,第五个车间,第六个车间,近40分钟时间,督察组一行,连续走过6个同样的车间。在第6个车间,督察组一行闻到了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在翟青的盘问下,企业不得不承认,考虑到督察组要来,他们在车间里喷洒了空气清新剂。 “这车间能呆吗?”翟青问随行的中宁县县长。中宁县县长无言以对。在一间工人休息室,正在吃午饭的工人告诉翟青,他们是5个小时左右一换班。“戴着面具可以防止氨气进入肺里。”一名工人说。 《法制日报》记者从督察组获悉,2016年7月,第八督察组进驻宁夏自治区时就曾接到举报,反映宁夏天元氨气污染问题。“回头看”进驻宁夏后,督察组接到了同样的举报。 宁夏兴尔泰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兴尔泰)是督察组在中宁县检查的第二家企业,尽管清扫了路面,库房敞口部门用崭新的帆布做了围挡。但是,一阵小雨过后,中卫市市委书记、中宁县县长白衬衣上斑斑点点的黑点将兴尔泰大气污染物“跑冒滴漏”的事实暴露无遗。 责任单位发改委当起“甩手掌柜” 针对第八督察组提出的侵占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1293亩问题,宁夏自治区公开的督察整改方案明确提出,2018年底前,由自治区发改委牵头,调整《规划》,将侵占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1293亩调出规划范围。灵武市人民政府牵头,对自然保护区边界存在的纠纷问题进行核实,对确认占用区域进行生态恢复。 今年2月,宁夏自治区在报给国务院的督察整改落实情况报告中指出,灵武市已完成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勘界和中介评估工作,完成了《灵武市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总体规划修编》,自治区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进行了审查。 但是,督察组在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检查后发现,保护区范围内20家企业依然存在,侵占保护区面积达到1800亩。 “近两年来,自治区发改委仅是致函灵武市政府,要求其加快修编规划,并未采取其他实际行动,致使规划调整、生态恢复等整改任务未有实质性推进。因自治区林业厅等部门提出异议,规划调整中途搁置,为了推卸责任,自治区发改委‘另辟蹊径’,在未做任何实质性工作的情况下,竟然在2018年4月发文撤销《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总体规划》,以‘一撤了之’来应付整改。”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宁夏自治区发改委和灵武市以敷衍整改,甚至弄虚作假的方式应对中央环保督察,情节严重,性质恶劣。 督察组指出,灵武市重发展、轻保护,在督察整改工作中左右摇摆,不担当、不碰硬;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走过场。 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弄虚作假,参与整个督察过程的宁夏自治区党委常委、政府副主席马顺清用这12个字概括了督察组一行所检查过的企业的作派。 (制图/高岳 记者 郄建荣) (责编:贺迎春、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