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_中和抗体与COVID-19的严重程度高度相关》

  • 来源专题:COVID-19科研动态监测
  • 编译者: zhangmin
  • 发布时间:2021-02-04
  • 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期刊于1月6日发表了法国里昂大学和圣艾蒂安大学医院等的文章“A longitudinal study of SARS-CoV-2-infected patients reveals a high correlation between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and COVID-19 severity”,文章显示,中和抗体与COVID-19的严重程度高度相关。
    文章称,了解SARS-CoV-2感染引发的免疫应答对于预防再感染,对公共卫生政策制定和COVID-19疫苗的开发至关重要。该研究使用了活的SARS-CoV-2病毒颗粒或SARS-CoV-2病毒表面刺突蛋白假型的逆转录病毒,研究了140个SARS-CoV-2人群血清样品的中和抗体(nAb)反应。qPCR确认的感染包括症状较轻、病情较重的患者,以及需要重症监护的患者。研究显示,nAb滴度与疾病严重程度和IgG水平密切相关。来自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表现出较高的nAb滴度。相反,病情较轻患者的nAb滴度不均,无症状患者则无或较低。研究人员发现,与感染其他冠状病毒的个体相比,SARS-CoV-2感染患者的nAb活性在恢复后显示出相对较快的下降;地方性冠状病毒与SARS-CoV-2之间不存在交叉中和作用,这表明人类冠状病毒感染可能不会产生针对SARS-CoV-2的保护性nAb;刺突蛋白中的D614G突变不允许中和逃逸,该突变最近被确定为欧洲目前的主要变异。该研究结果有助于理解SARS-CoV-2诱导的疾病的免疫相关性,并且可以快速评估体液反应在SARS-CoV-2发病机制中的作用。
    来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3-020-00588-2

相关报告
  • 《1月28日_COVID-19疾病严重程度与快速中和抗体反应的动力学相关》

    • 来源专题:COVID-19科研动态监测
    • 编译者:zhangmin
    • 发布时间:2021-02-22
    • 西班牙IrsiCaixa 艾滋病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人员1月28日在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在线发表了题为“SARS-CoV-2 infection elicits a rapid neutralizing antibody response that correlates with disease severity”的文章。 文章称,研究人员尚不清楚中和抗体对SARS-CoV-2感染者的保护作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研究人员分析了中和抗体反应的动力学与疾病严重程度的关系。2020年3月至5月,研究人员招募了72名COVID-19感染者,并根据疾病严重程度进行分组,并通过血清学和病毒学检测诊断出SARS-CoV-2感染。针对复制性病毒和假型病毒颗粒评估了血浆中和反应。采用多元回归和非参数检验分析各参数的相关性。中和抗体滴度的幅度随疾病的严重程度而显著增加。与轻度症状和无症状的COVID-19患者相比,COVID-19住院患者的滴度更高,50%的轻度症状和无症状患者的滴度低于检测限。纵向分析证实了非住院患者和住院患者在中和抗体滴度上的强烈差异,住院患者显示出中和抗体的快速动力学(在症状出现后11天和17天分别达到50%和80%的最大活性)。在该试验中,没有观察到年龄、性别或治疗对中和效价的显著影响。这些数据确定了体液免疫与疾病严重程度的明确关联,并指出抗体以外的免疫机制在对COVID-19患者的保护中起着重要作用。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21-81862-9
  • 《一些严重的COVID-19病例与基因突变或攻击人体的抗体有关》

    • 来源专题:生物安全网络监测与评估
    • 编译者:yanyf@mail.las.ac.cn
    • 发布时间:2020-09-29
    • 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可能会出现从轻微到致命的症状。现在,两项新的分析表明,一些危及生命的病例可以追溯到患者免疫系统的薄弱环节。 在新冠病毒引起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中,至少有3.5%的患者抗病毒防御基因发生突变。至少有10%的重症患者产生“自身抗体”攻击免疫系统,而不是对抗病毒。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2020年9月24日的《科学》杂志上。该研究的负责人、洛克菲勒大学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Jean-Laurent Casanova说,该研究发现了危及生命的COVID-19的一些根本原因。 他说,在987名患者中有101名患者出现了这些有害抗体,这是“令人震惊的观察”。“这两篇论文首次解释了为什么COVID-19在一些人身上如此严重,而感染同一病毒的大多数人没有问题。” 卡萨诺瓦说,这项工作对诊断和治疗有直接的影响。他补充说,如果有人的病毒测试呈阳性,他们“绝对”也应该进行自身抗体测试,“如果这些测试呈阳性,就需要进行后续医疗随访。”从血液中去除这些抗体可能会缓解这种疾病的症状。 全球的努力 Casanova的团队与世界各地的临床医生合作,于今年2月首次将COVID-19患者纳入他们的研究。当时,他们正在寻找患有严重艾滋病的年轻人,以调查这些病人的免疫系统是否存在潜在的弱点,从而使他们特别容易受到病毒的攻击。 他们的计划是扫描病人的基因组,特别是涉及干扰素免疫流感的13个基因。在健康人体内,干扰素分子起着身体安全系统的作用。它们检测入侵的病毒和细菌,并发出警报,从而将其他免疫防御者带到现场。 卡萨诺瓦的研究小组之前已经发现基因突变会阻碍干扰素的产生和功能。有这些突变的人更容易受到某些病原体的伤害,包括那些引起流感的病原体。该团队认为,在COVID-19患者身上发现类似的突变,可以帮助医生识别出有发展成严重疾病风险的患者。他说,这也可能为治疗指明新的方向。 今年3月,卡萨诺瓦的团队计划在全球招募500名重症COVID-19患者参与他们的研究。到8月份,他们已经有了1500多个,现在已经有3000多个了。随着研究人员开始分析病人样本,他们开始发现在年轻人和老年人中有害的突变。研究小组发现,659名患者中有23人在产生抗病毒干扰素的基因中存在错误。 研究人员怀疑,如果这些抗病毒卫士没有足够的补充,COVID-19患者将无法抵御病毒。那个想法引发了一个新想法。可能其他严重的COVID-19患者也缺乏干扰素,但原因不同。也许有些病人的身体本身就在伤害这些分子。与1型糖尿病和类风湿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一样,一些患者可能会产生针对身体的抗体。卡萨诺瓦说:“对我们来说,那是顿悟的时刻。” 该团队对987名有生命危险的COVID-19患者的分析揭示了这一点。至少101名患者有针对干扰素蛋白的自身抗体。“我们说,‘宾果’!”卡萨诺瓦回忆说。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抗体会阻止干扰素的作用,而且在轻微的COVID-19病例中并不存在。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现,”研究合著者伊莎贝尔·梅兹说,她是比利时鲁汶大学医院的儿科医生,今年早些时候她帮助招募了参与研究的患者,收集了样本,并进行了实验。她说,通过检测这些抗体的存在,“你几乎可以预测谁会患重病。” 研究小组发现,携带有害抗体的患者中,绝大多数(94%)是男性。Meyts说,男性更有可能发展为严重的COVID-19,而这项工作为这种性别差异提供了一种解释。 卡萨诺瓦的实验室正在寻找这些自身抗体背后的基因驱动因素。他说,它们可能与X染色体的突变有关。这样的突变可能不会影响到女性,因为她们有第二个X染色体来弥补第一个X染色体的缺陷。但对于只携带单个X染色体的男性来说,即使是很小的基因错误也可能造成后果。 从临床角度看,这个团队的新工作可能会改变医生和卫生官员对疫苗分配策略的看法,甚至可能的治疗方法。例如,临床试验可以检验具有自身抗体的感染者是否从17种干扰素中没有被自身抗体中和的一种治疗中受益,或者通过血浆置换(一种从患者血液中去除抗体的医疗程序)获益。梅茨说,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可能抵消这些有害抗体的影响。 除了目前的工作之外,Meyts、Casanova和其他数百名科学家参与了一个名为COVID人类遗传努力的国际联盟,他们正在努力了解冠状病毒之谜的第二部分。他们不再寻找那些让患者特别容易感染COVID-19的因素,而是寻找相反的因素——可能起到保护作用的基因因素。他们现在正在从严重COVID-19患者的家庭中招募人员,这些人曾接触过病毒,但没有发展成疾病。“我们的实验室目前正在全速运转,”卡萨诺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