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游寸滩以上干支流全线退至警戒水位以下 》

  • 来源专题: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 lifs
  • 发布时间:2020-08-25
  • 本站讯 8月22日,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鄂竟平主持会商,分析当前天气形势,研判汛情发展态势,安排部署防御工作。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参加会商。 22日8时,长江上游寸滩以上干支流水位全线退至警戒以下,三峡水库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高水位167.65米。至22日17时,三峡水库水位167.53米,较22日8时下降0.12米,入库流量39000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47700立方米每秒;长江中游干流宜昌、沙市至莲花塘江段及洞庭湖水位超警0.08~0.93米;黄河上游干流兰州河段维持超警,兰州水文站流量3560立方米每秒(警戒流量3000立方米每秒);中游干流潼关河段出峰回落,潼关水文站流量5630立方米每秒(警戒流量5000立方米每秒)。 会商分析认为,8月22日至25日,受冷暖空气共同影响,西北中部东部、华北、东北东部南部及山东东部等地将有一次20~50毫米的强降雨过程,其中京津冀中部东部、辽宁东部南部、吉林南部、黑龙江东北部等地部分地区将有60~150毫米。受降雨影响,四川大渡河、岷江,黄河上游及山陕区间部分支流,河北大清河、北三河、滦河水系,辽宁辽河、浑河、太子河及辽东半岛渚河,吉林第二松花江上游和云南部分河流将出现涨水过程,暴雨区内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会商强调,当前长江三峡水库及中下游干流部分江段仍处于较高水位,黄河上中游干流维持较大流量,新一轮强降雨覆盖面较广,流域性洪水防御、局地山洪灾害防范以及水库安全度汛形势仍不容乐观,务必要高度重视,有针对性地做好应对工作。一是继续做好长江流域防汛工作。长江中下游处于退水期,河湖水位仍维持较高水平,要继续加强滚动预报分析,根据上下游雨水情科学精细调度三峡水库,统筹考虑工程安全、防洪安全及航运等工作需要,尽量减轻库区和下游防洪压力,为疏散积压船只创造条件。二是做好黄河干流洪水调度。当前黄河干流兰州、潼关河段持续超警并维持较大流量,要进一步优化龙羊峡、刘家峡等骨干水库调度,充分发挥水库调蓄能力,减轻兰州等重要城市及下游防洪压力,并统筹水资源利用。三是突出抓好局地山洪灾害防范工作。预报显示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等地仍将有分散性局地强降雨,要盯紧山洪重点防御区与强降雨重合区,充分利用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和群测群防体系及“三大运营商”,及时、广泛发布预警信息,确保预警信息全覆盖、无遗漏,按照“方向对、跑得快”的要领,及时提请基层地方政府组织做好危险区域人员转移避险,坚决避免群死群伤。四是强化北方地区强降雨防范。要高度关注京津冀、吉林、辽宁等地暴雨洪水防范,切实落实小型水库“三个责任人”“三个重点环节”,密切监视工程运行状况,做到险情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强化中小河流洪水预报,根据降雨落区和洪水情况,加强重点堤段、重点部位、险工险段巡查防守,及时提请地方政府组织做好河流两岸危险区域人员转移避险,确保安全。五是提前部署第8号台风暴雨洪水防范工作。今年第8号台风“巴威”移动路径和发展态势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可能给东部沿海和东北地区带来较强降雨,要加强监测和滚动测报,实时跟踪分析台风可能对我国产生的不利影响,及早安排部署暴雨洪水防范相关工作,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会后,水利部派出2个工作组分赴辽宁、吉林,目前共有3个工作组分别在辽宁、吉林、陕西等省一线协助指导地方开展防汛工作。水利部仍维持水旱灾害防御Ⅱ级应急响应。

相关报告
  • 《长江上游发现中华鲟成鱼系30多年来首次发现》

    • 来源专题: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changjiang
    • 发布时间:2018-09-07
    •   前日,长航公安忠县派出所与忠县渔政部门在忠县大扬码头共同放生一尾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   这是30多年来长江上游首次发现中华鲟野生(高度疑似)成鱼。这条中华鲟长约1.8米重达60余公斤,系忠县顺溪一杨姓渔民在渔业捕捞作业中误捕。   喜 一网捞到百斤巨鱼   24日,忠县渔民老杨和往常一样,撒网、收网,刚起网,就感觉特别沉。难道挂了石头?这劲头,少说也得上百斤,这可不像是捞到了鱼。老杨心想完了,运气好弄破渔网,运气不好,渔网都得丢了。为了尽可能减少损失,他小心拖网,竟然还能拖动。老杨这下可开心了,应该是个大家伙。起网后,大家伙现身,个头和成年人差不多。老杨一眼就认出了这家伙,“中华鲟!”老杨惊呼。   赞 知道是国宝主动报告   “反正是个宝贝,可不敢怠慢它!”老杨说,他将中华鲟小心安顿在鱼舱后急忙报了警。   接警的是长航公安忠县派出所。得知渔获大型中华鲟,派出所民警立即启动联动机制,随后与渔政工作人员赶赴现场。   “好家伙!几十年没见了。”现场见到这条上百斤重的大家伙,派出所副所长李金城和同事们都不敢相信。从事10多年渔业执法的渔政工作人员也从未亲眼见过这么大的中华鲟。   考虑到渔舱狭小又没有供氧设备,渔政工作人员和民警齐力将中华鲟从渔船的鱼舱中转移到带有氧气泵的水箱中,以便对其进行体检和评估。   别 众人挥手送归长江   渔政工作人员对这尾中华鲟进行仔细检查,未发现有受伤情况。他们又请教了渔业专家,并根据专家建议对中华鲟相关体征进行鉴别和记录。这尾中华鲟高度疑似野生,本身没有外伤,无需人工干预救助。为避免人工环境对其造成不利影响,加之专家赶往现场时间较长,建议先行放生。   随后民警与渔政工作人员准备将中华鲟放归长江。   长1.8米,体重60余公斤……进行基本的测量后,这尾中华鲟被送到距离捕获地不远的江边。众人齐力将它从水箱中抬了出来。正值周末,江边玩耍的居民听闻放生中华鲟,都围过来看热闹。   “哇!好大哟!”现场的小朋友惊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鱼。“这是国宝,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一旁的家长给小朋友科普了起来。   中华鲟被抬出水箱,松开尾鳍,中华鲟几个甩尾,迅速消失在江面中……   奇 30多年来第一次发现   这条中华鲟的发现,之所以让现场渔政工作人员欣喜不已是有原因的。现场渔政执法人员介绍,“这次发现的是野生(高度疑似)成鱼,是性成熟、具备繁殖能力的个体,实在难得。”   据了解,野生中华鲟一度在长江上游绝迹。13年前的2004年,在长江上游绝迹20年的中华鲟首次现身。当年12月,忠县一渔民在长江忠县段误捕一尾中华鲟,该中华鲟长37.1厘米,重0.2公斤,是一尾幼龄中华鲟。渔政部门当即对其进行消毒和放生处理。   渔业专家介绍,中华鲟从幼鱼长到大型成鱼需8年到14年。   渔政工作人员介绍,近年来,长江上游的忠县至万州段,中华鲟偶有发现,但发现的中华鲟都以人工繁殖放生的居多,而且个体相对都比较小,30多年来还没有发现性成熟的个体,更不要说野生个体。   据研究,中华鲟的产卵群体中,雄鱼年龄一般为9~22岁,体重40~125公斤;雌鱼为16~29岁,体重172~300公斤。据观察,中华鲟每年平均增长速度较快,雄鱼5~8公斤,雌鱼为8~13公斤。但从幼鱼长到大型成鱼需8~14年。其性成熟较晚,达到初次性成熟,就可以繁殖后代了。   小常识   水中大熊猫——中华鲟   鲟是一亿五千万年前中生代留下的稀有古代鱼类,中华鲟生命周期较长,最长寿命可达40龄,是中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水中大熊猫”之称,具有很高的科研、药用和观赏价值。   中华鲟是典型的溯河洄游性鱼类。平时生活在东海、南海的沿海大陆架地带,在海中生长发育。刚出膜的仔鱼带有巨大的卵黄囊,形似蝌蚪,顺水漂流。次年春季,幼鲟渐次降河,5~8月份出现在长江口崇明岛一带,9月以后,幼鲟陆续离开长江口浅水滩涂,入海培育生长。(记者 夏祥洲 通讯员 朱明安).
  • 《长江上游天然林保护区逐渐进入科技护林时代 》

    • 来源专题: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changjiang
    • 发布时间:2017-09-01
    •  从“一把弯刀”到“智能巡护终端机”,从“双脚巡山”到“电子眼监护”,记者近日在四川、云南、贵州、重庆、湖北、西藏天然林保护区采访发现,长江上游天然林保护区逐渐进入科技护林时代。   “天保工程刚实施时,巡山护林靠的就是一双脚,手里拿着一把弯刀开路。”四川阿坝州小金林业局天保办主任杨朝刚在林场工作了30年,他回忆说,那时候巡山发现森林险情,只能一路跑下山报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说,有时还耽搁事。   2015年10月,小金林业局的护林员们开始用上了具有拍照、报警、联络等功能的GPS巡护终端机。巡护过程中,护林员可实时拍照上传林中安全隐患并进行报警,以及野生动物活动情况,大大提高了森林巡护的效率。   小金林业局局长钟奇志向记者介绍,为打造数字化巡护系统,他们共投资39.5万元,购置手持终端、后台监控终端,联合移动公司维护通信网络,并对护林员和后台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四川省林业厅科技处负责人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全省涉及生态建设和保护方面的科技投入达到2.6亿元,其中设备设施方面的投入达到4000万元。   贵州江口县地处贵州高原向湘西丘陵过渡的斜坡地带,境内山峦重叠、沟谷纵横、溪河密布,今年2月被列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该县林业局与移动公司合作研发了“森林巡检系统”,今年6月开始试运行。   “这个系统用起来方便,发现问题可以随时定位,随时上传照片,它是我们护林的好帮手。”江口县梵净山村护林员王怡说。   “我们还设置了‘电子栅栏’。”江口县林业局生态公益林管理站站长廖永军说,如果某个护林员超过他负责巡护的范围两个小时以上,系统就会提示他“越境”了,敦促他认真巡山。   神农架林区山大沟深,人迹罕至。湖北省天然林保护管理中心主任刘友明说,近年来,林区先后投入3000多万元,配备了80台高山林火视频监控器、1553套监控探头、2架无人机等智能化设备,形成了“空中有飞机、山头有监控、路口有探头、林内有巡护、应急有队伍”的五位一体管护网络,实现森林资源从人防到技防的转变。   “用无人机监测森林病虫害,可以对枯死木、变色树、异常林分类进行精确定位,为林业有害生物预测预报提供科学有效的依据。”神农架林业管理局森防站负责人华祥介绍说,6万多亩森林,无人机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能准确掌握情况。“用传统的人力调查手段,走一遍需要十几天。”   防火始终是森林管护的重中之重。   重庆四面山林场大洪海管护站站长黄昌禄今年59岁,他经历了林场40多年的发展变迁。他说,现在已“机器换人”了,在重点林区尤其是每个进山路口卡口安装的全天候监控系统,能够自动捕捉图像,后台监控系统进行比对分析,一旦发现疑似火情便立即对相应区域定位、标红,并发出报警声,“林场就像装上了千里眼。”   记者在四面山林场防火指挥中心看到,一个大屏幕上显示出林区重点道路、水源、危险源等上万个防火要素,实现了日常巡护管理、烟火自动报警、扑火辅助指挥等多个功能。   目前,重庆市在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江津区、永川区、南川区、丰都县森林集中成片、人员进出频繁等区域积极推行远程视频监控设施护林,投入经费约3600万元,设置远程视频监控器约180个,监控森林面积约400万亩。   “以前每到森林防火期,压力大睡不着觉。”贵阳市森林防火指挥办公室主任吴正星说,2010年元宵节期间全市发生了疑似300多起火灾,接到2000个报警电话,不但人疲于奔命,防火效果还不明显。自2012年建立大数据森林防火系统以来,实现了对每个火灾高频点进行提前预防、靠前处置,全市森林火灾发生次数比过去减少了50%以上。   在云南省林业厅工作了17年的“老天保”马明说,山里没有路、没有地名的情况很多,打电话报案具体位置有时说不清楚,现在通过智能防火系统,森林公安就能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点。   (来源:新华网 记者:储兴华 李力可 杨洪涛 李平 徐海波 侯文坤 责任编辑: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