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PR cas9系统使患有侵袭性癌症的小鼠寿命翻番》

  • 编译服务:生物安全网络监测与评估
  • 报告人: yanyf@mail.las.ac.cn
  • 发布时间:2020-11-25
  • 以色列科学家已经使用CRISPR的caso -9基因编辑系统在不损害其他细胞的情况下破坏老鼠的癌细胞。丹·皮尔教授说,他们的研究——这是此类研究中的首例——表明该系统可以用于治疗动物的癌症。他的研究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该研究得到了同行评议。

    据Peer称,这个过程“没有副作用”,并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将其描述为“更优雅的”化疗。皮尔继续表示,他相信,当癌细胞以这种方式治疗时,它们再也不会活跃起来。皮尔认为,这项技术可能会延长人类的预期寿命。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科学家们使用了数百只患有两种最具侵袭性癌症的老鼠:胶质母细胞瘤和转移性卵巢癌。接受治疗的小鼠寿命比对照组延长了一倍,存活率提高了30%。

    Peer表示,他的团队计划开发一种治疗所有癌症的方法,他们的技术可以在未来两年内用于人类。目前,CRISPR caso -9仅用于治疗从体内取出的细胞上的罕见疾病。

    在未来,这种疗法可能会基于活检为每个患者量身定制。这一过程将决定他们是接受普通注射还是直接注射到肿瘤中。Peer接着说,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许多基于基因信使的个性化治疗。

    这并不是CRISPR领域最近唯一的好消息。早在9月,顶点药品和CRISPR疗法——背后的公司CRISPR Cas-9平台——宣布,欧洲药品局(EMA)授予重点药物(主要)指定CTX001,试验性体外CRISPR Cas-9 gene-edited治疗镰状细胞病的治疗严重。自2015年以来,两家公司一直在达成一项战略研究合作协议,专注于使用CRISPR caso -9来发现新的潜在疗法。

    根据这两个组织之间的合作开发和合作商业协议,CTX001正在开发中。该产品是目前针对输血依赖型地中海贫血(TDT)和严重镰状细胞病开发的最先进的基因编辑方法。

    据Live Science网站报道,CRISPR是“有规律的间隔短回文重复集群”的缩写。Cas9代表Cas9蛋白质,一种切断外源DNA的酶。

    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教授乔治·丘奇告诉新闻来源:“从操作上讲,你设计了20个核苷酸碱基对,它们与你想编辑的基因相匹配。”“然后RNA和蛋白质(Cas9)就会像一把剪刀一样,在那个位置切断DNA,最理想的情况是不会在其他位置切断。”

    一旦DNA被切断,细胞的自然修复机制就开始发挥作用。反过来,它们开始向基因组引入突变或其他变化。

    CRISPR Cas-9近年来非常流行,值得注意的是,它的效率大约是之前被称为TALENS的基因组编辑工具的四倍。

    纽约基因组中心的Neville Sanjana是纽约大学生物学、神经科学和生理学的助理教授,他告诉news source:“我认为公众对CRISPR的看法主要集中在使用基因编辑来临床治疗疾病的想法上。”“这无疑是一种令人兴奋的可能性,但这只是一小部分。”

相关报告
  • 《Science子刊:重大突破!首次利用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系统在体内破坏癌细胞》

    • 编译服务: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hujm
    • 发布时间:2020-11-21
    •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证实CRISPR/Cas9系统在治疗转移性癌症方面非常有效,这是在寻找癌症治愈方法的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他们开发出一种基于脂质纳米颗粒的新型递送系统,该递送系统专门针对癌细胞,并通过基因操纵破坏它们。这种称为CRISPR-LNP的递送系统携带一种编码Cas9的信使RNA(mRNA),其中Cas9作为分子剪刀切割细胞中的DNA。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20年11月18日的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RISPR-Cas9 genome editing using targeted lipid nanoparticles for cancer therapy”。论文通讯作者为特拉维夫大学史姆尼斯生物医学与癌症研究学院精密纳米医学实验室研发副总裁Dan Peer教授。 Peer教授说,“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证明CRISPR基因组编辑系统可以在活体动物中有效治疗癌症的研究。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化疗。没有任何副作用,用这种方法治疗的癌细胞将永远不会再活跃起来。Cas9的分子剪刀剪断了癌细胞的DNA,从而永久地阻止了它们的复制。” 为了研究利用这种技术治疗癌症的可行性,Peer教授和他的团队选择了两种最致命的癌症:胶质母细胞瘤和转移性卵巢癌。胶质母细胞瘤是最具侵略性的脑癌类型,确诊后的预期寿命为15个月,5年生存率仅为3%。这些研究人员证明,用CRISPR-LNP进行一次治疗,胶质母细胞瘤小鼠的平均寿命就会延长一倍,总体生存率提高约30%。 卵巢癌是女性死亡的主要原因,也是女性生殖系统中最致命的癌症。大多数患者在这种疾病的晚期时被诊断出来,这时转移灶已经扩散到全身。尽管近年来取得了进展,但只有三分之一的患者能够存活下来。在转移性卵巢癌小鼠模型中使用CRISPR-LNP进行治疗,它们的总生存率提高了80%。 Peer教授说,“CRISPR基因组编辑技术能够识别和改变任何基因片段,它彻底改变了我们以个性化方式破坏、修复甚至替换基因的能力。尽管它在研究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是临床实践仍处于起步阶段,这是因为需要一种有效的递送系统来安全、准确地将CRISPR递送到靶细胞中。我们开发的递送系统针对的是负责癌细胞生存的DNA。这是一种创新的治疗方法,可用于治疗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方法的侵袭性癌症。” 这些研究人员指出,通过展示这种技术在治疗两种侵袭性癌症方面的潜力,它为治疗其他类型的癌症以及罕见的遗传疾病和慢性病毒性疾病(如艾滋病)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性。 Peer教授说,“我们如今打算继续针对遗传学上非常有趣的血癌以及杜氏肌肉萎缩症等遗传性疾病开展实验。新的治疗方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用于人类,但我们是乐观的。基于mRNA的分子药物正在蓬勃发展---事实上,目前正在开发的大多数COVID-19疫苗都是基于这一原理。12年前,当我们第一次谈到用mRNA进行治疗时,人们认为这是科幻小说。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许多基于mRNA的个性化治疗方法---无论是针对癌症还是针对遗传性疾病。通过特拉维夫大学的技术转让公司Ramot,我们已经在与国际企业和基金会进行谈判,旨在将基因编辑的好处带给人类患者。”
  • 《两篇Nature Medicine揭示一种新型CRISPR/Cas9疗法有望治疗早衰症》

    • 编译服务:生物安全知识资源中心 |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huangcui
    • 发布时间:2019-02-28
    • 衰老是导致包括心脏病、癌症和阿尔茨海默病在内的许多衰竭性疾病的主要风险因素。这使得对抗衰老疗法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沙克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新的基因疗法来帮助减缓这种衰老过程。相关研究结果于2019年2月18日在线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ingle-dose CRISPR–Cas9 therapy extends lifespan of mice with Hutchinson–Gilford progeria syndrome”。 这些研究结果重点介绍了一种新的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疗法。它能够抑制哈钦森-吉尔福德早衰症综合征(Hutchinson-Gilford progeria syndrome)小鼠模型中观察到的加速衰老。作为一种罕见的遗传疾病,哈钦森-吉尔福德早衰症综合征也折磨着人类。这种疗法对参与加速衰老的分子通路以及如何通过基因疗法减少有毒蛋白积累提供了重要见解。 论文通讯作者、沙克生物研究所基因表达实验室教授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说,“衰老是一种复杂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细胞开始失去它们的功能,因此找到有效的方法来研究衰老的分子驱动因素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早衰症是一种理想的衰老模型,这是因为它允许我们设计干预措施,对它进行优化并再次快速测试。” 由于早期发作和快速进展,早衰症是由LMNA基因突变引起的一组退行性疾病中的最严重形式之一。患有早衰症的小鼠和人类都表现出许多衰老的迹象,包括DNA损伤、心脏功能障碍和寿命显著缩短。LMNA基因通常在细胞内产生两种相似的蛋白:核纤层蛋白A(lamin A)和核纤层蛋白C(lamin C)。早衰症将核纤层蛋白A的产生切换到早衰蛋白(progerin)的产生。早衰蛋白是核纤层蛋白A的一种缩短的有毒形式,它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累积,并且在早衰症患者中加剧产生。 论文共同第一作者、Izpisua Belmonte实验室研究员Hsin-Kai Liao说,“我们的目标是减少LMNA基因突变导致细胞内的早衰蛋白积累而产生的毒性。我们推断早衰症可通过CRISPR/Cas9靶向破坏核纤层蛋白A和早衰蛋白来加以治疗。” 这些研究人员利用CRISPR/Cas9系统将基因疗法递送到表达Cas9的早衰症小鼠模型的细胞中。为此,他们采用了含有两种合成向导RNA(gRNA)和一种报告基因的腺相关病毒(AAV)。gRNA引导Cas9蛋白到达DNA上的特定位点,在那里,它能够进行切割,使得核纤层蛋白A和早衰蛋白失去功能,同时不会破坏核纤层蛋白C。这种报告基因有助于他们追踪受到AAV感染的组织。 在递送这种基因疗法两个月后,这些小鼠变得更强壮和更活跃,而且它们的心血管健康得到改善。它们表现出下降的主要动脉血管退化和延迟的心跳过缓(bradycardia)发作---在早衰症和老年时常见的两个问题。总体而言,这些接受治疗的早衰症小鼠具有与正常小鼠相似的活动水平,而且它们的寿命增加了大约25%。 论文共同作者、Izpisua Belmonte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Pradeep Reddy说,“一旦我们改进了我们的病毒感染多种组织的效率,我们就对我们将能够进一步延长寿命充满信心。” 总之,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使用CRISPR/Cas9系统靶向核纤层蛋白A和早衰蛋白能够显著改善早衰症小鼠的生理健康和寿命。这些结果为科学家们最终如何能够靶向人类中衰老的分子驱动因素提供了重要的新见解。 未来的研究工作将集中在让这种疗法更有效,并将对它进行改进以便用于人体中。当前还没有治愈早衰症的方法,但可控制它的症状和治疗它的并发症。 Izpisua Belmonte说,“这是基因编辑疗法首次应用于治疗早衰综合征。它需要一些优化,但是相比于其他可用的治疗方案,它的不良影响要小得多。这对于治疗早衰症来说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进步。” 与此同时,在另一项新的研究中,西班牙奥维耶多大学的José M. P. Freije、Carlos López-Otín及其团队开也发出一种基于CRISPR/Cas9的疗法来治疗哈钦森-吉尔福德早衰症综合征。对这种疗法的测试结果表明,它通过在LMNA基因中引入移码突变(frameshift mutation)逆转了在哈钦森-吉尔福德早衰症综合征小鼠模型和来自患上这种疾病的患者的细胞中发生的一些有害变化。相关研究结果于同日在线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Development of a CRISPR/Cas9-based therapy for Hutchinson–Gilford progeria syn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