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核电站的断电情况在夏季保持低位后,9月份有所增加》

  • 编译服务:可再生能源
  • 报告人: pengh
  • 发布时间:2018-10-16
  • 在2018年夏季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核电站断电导致的发电能力损失相对较低,从6月到8月平均损失2.8亿瓦。今年的季节性维护和加油周期比近年来开始得更早,在9月份的最后一周,总核中断量平均为14.5千兆瓦。奥伊斯特克里克发电厂(Oyster Creek)的提前退役,以及佛罗伦萨飓风(Hurricane Florence)导致的工厂临时停工,也加剧了9月份的断电。

    在夏季和冬季,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冷却和供热需求,电力消耗很高,因此,核电站的容量损耗通常是最低的。核电站断电可以是计划内的,也可以是非计划内的,范围可以是部分断电,也就是只有一部分核电站的容量处于离线状态,也可以是完全断电,也就是整个核电站都关闭了。

    核电站计划关闭的时间通常与核电站的加油周期一致。核电站通常每隔18至24个月进行一次燃料补给,通常是在电力需求较低的秋季和春季。在换料停机期间,工厂通常会通过安排设备升级、维修和其他维护工作来优化停机时间。

    在过去6年里,平均燃料供应中断时间已经缩短,从2012年的平均46天降至2018年的34天。燃油供应中断时间的减少,是由于运营商在受监管市场拥有更丰富的经验,以及来自不受监管或批发电力市场的其他发电机的竞争。

    在加油中断期间,反应堆完全关闭,不发电,因此也没有收入。核电站运营商试图尽可能快地将反应堆恢复运行,从而将损失的收入和非运营成本降至最低。2017年,美国6个反应堆的停运时间不到20天:桃树底(15天)、Vogtle(16天)、9英里点(17天)、四城市(18天)、德累斯顿(18天)和三里岛(19天)。

    一个计划外的,或者强迫的,关闭的核反应堆可能是由于设备故障,操作错误,或者环境条件。大多数计划外停机是由于非反应堆核心问题造成的——包括外部工厂条件(如恶劣天气),或非核内部工厂条件(如涉及汽轮机和发电子系统的情况)。

    田纳西州、阿肯色州和亚利桑那州的三次意外断电影响了2018年夏季可用容量。6月22日,美国最新的核电站——田纳西州瓦茨棒2号机组(Watts Bar units -2)的主涡轮机和发电机发生故障后,自动关闭了6天。为了修复反应堆冷却剂系统的泄漏,阿肯色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于6月23-26日关闭。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以西45英里的帕洛佛德核电站3号机组自6月27日起自动关闭三天,原因是蒸汽发生器水位低。

    9月中旬,飓风佛罗伦萨在北卡罗来纳州威尔明顿附近的不伦瑞克核电站造成了九天的意外停运。这座发电量为1870兆瓦(MW)的核电站距离大西洋海岸约4英里,在飓风和洪水到达现场之前被核电站运营商安全关闭。

    同样在9月中旬,位于新泽西州福克特河的625兆瓦奥伊斯特克里克核电站也被永久关闭。该电厂原计划于2019年12月31日退役,但为了配合电厂最后燃料和维护周期的结束,时间提前了一年多。在EIA的数据中,核电站的退役被认为是意外停堆,直到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修改了停堆数据,以反映停堆情况。

    由于这些工厂的关闭,所有计划外的停机时间从2015年的85次、2016年的78次、2017年的55次以及2018年到目前为止的37次都减少了。由于工厂技术问题和外部环境的原因,这些停机可能每年都在变动。

    ——文章发布于2018年10月15日

相关报告
  • 《2020年1-7月份煤炭价格指数运行情况及后期展望》

    • 编译服务:中科院文献情报先进能源知识资源中心 |领域情报网
    • 编译者:guokm
    • 发布时间:2020-08-02
    • 一、中国煤炭价格指数体系介绍 在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指导下,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中国煤炭市场网(CCTD)依托煤炭行业统计数据信息资源,自2005年起就启动了中国煤炭价格指数体系的建设工作,陆续编制发布了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CCTD环渤海动力煤现货参考价、CCTD秦皇岛动力煤价格、CCTD唐山炼焦煤价格、CCTD徐州无烟煤价格等系列指数,截至2020年,编制发布的价格指数已经基本能够涵盖主产地、中转港以及消费地主要煤炭交易市场,及时、客观反映动力煤、炼焦煤、无烟煤以及进口煤的真实运行情况。 煤炭价格指数是精准数据服务行业经济的重要形式,能有效反映煤炭市场发展的趋势,积极传递市场信号,除了监测预警等基本的功能外,近年来还在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改善供需关系、保障能源供给安全和经济健康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 二、1-7月份煤炭价格指数运行情况 纵观1-7月份,疫情扰乱供需释放节奏,供需错配问题持续存在,且供需格局不断转换,煤炭市场快速调整,煤炭价格呈现深V走势。但是在中长协合同制度以及“基准价+浮动价”的指数定价机制保障下,煤炭价格整体上运行在绿色区间,实现了疫情期间的能源安全供应和经济稳健发展。 分时段来看,春节过后,下游补库与煤炭企业停产放假供应不足发生错配,出现短暂供应紧缺的错配格局,带动价格出现小幅上涨。2月下旬,煤企积极保供增产,而下游复工复产缓慢,煤炭供需转变为供大于求,价格承压持续大跌,直至4月底随着下游持续复苏煤价开始企稳。5到6月份,在下游需求超预期、强劲复苏的支撑下,煤炭价格快速反弹,叠加产地安监升级以及内蒙煤管票管控,强化价格反弹持续性。进入7月份后,受天气和新能源发力影响,煤炭消费低于预期,价格止涨并小幅回调。 截止2020年7月24日,中国煤炭价格综合指数(CCPI)报收于150.1点,较年初下跌2.3%,较去年同期下跌5.4%。 截止2020年7月24日,CCTD秦皇岛动力煤综合交易价格报收于557元/吨,较年初上涨1.5%,较去年同期下跌3.5%。 1-7月份,CCTD系列煤炭价格指数平均值均明显低于2019年同期价格水平。分品种市场来看,内贸动力煤和炼焦煤价格跌幅较为明显,进口动力煤和无烟煤则大幅下跌,其中无烟煤的表现最为疲软。今年以来各煤种价格运行情况如下: 三、价格指数影响因素分析 影响煤价波动因子诸多,CCTD持续监测、收集煤炭市场各环节产生的海量运行数据,通过深入的整合、挖掘和分析,推出能够清晰研判煤炭价格变化的数据指标体系,旨在用精准数据分析市场运行趋势,服务行业经济。 (一)供应持续增加 一是煤矿产量稳中有增。春节期间,随着疫情的严重,国内各行业生产都受到影响,复工推迟,但相比其他黑色和能化行业,煤炭价格走势不完全相同的走势。由于大部分供应来自国内,生产受限,中转港口库存普遍偏低,国内煤炭价格均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 但煤炭作为国家的一次能源的基础和主体能源,也作为像口罩一样的保供物资,也算是在大宗商品中唯一一个的保供稳价的。2月5号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特别提出“煤炭供应上,统筹疫情防控和煤矿生产,加快组织煤矿复工复产。优化调运组织和产运需衔接,做好疫情严重地区、京津冀以及东北等地区的煤炭供应,给予煤炭运输绿色通道支持,严禁以各种名义设卡设限,影响煤炭正常流通。 由于煤炭行业国企央企产能比重高,政治觉悟强,政策执行到位。供应在短期内就得到了快速释放。现在大矿产能已经十分先进,掘进设备和牵引采煤机器一开,本身煤炭产能弹性就远大于别的行业。同时,随着近年来供给侧改革,先进产能更加集中在晋陕蒙地区,70%产能都集中于此,而这次疫情这些地区相对较轻。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3月份煤炭产量同比增长9.6%,日均产量达到1088万吨,创2019年11月份以来新高。 但随着价格的快速回落,煤企出现被动减产情况,叠加“两会”安监以及个别煤炭主产省供应受限等多重因素影响,煤炭产量始终未能充分释放。根据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截止至7月26日,全国442家重点煤矿(产能15.6亿吨)产量2580万吨,周环比下降1.1%,产能利用率为78.4%,较去年同期下降约12.4%。 根据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截止至7月上旬,全国日均煤炭产量974万吨,同比减少6.9%,环比减少0.9%。 二是煤炭进口前高后低。由于国内-国际煤价始终存在巨大价差,新的年度没有对报关额度的限制,一季度终端用户对进口煤大量采购。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1-6月份,全国煤炭累计进口量1.7亿吨,同比增长12.7%。1-6月份印尼、澳洲日均对中国出口煤炭量44万吨,同比增长8.8%。 但5-6月,国内外市场波动幅度加大,价差尽管进一步扩大,但进口煤限制力度不断收紧,进口采购量缩减。进入7月进口量进一步衰减。 根据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截止7月27日,澳大利亚5500大卡至中国到岸含税价降至400元/吨左右。 三是库存处于高位水平。由于煤炭市场供需在1-7月份出现多次阶段性错配,港口库存先升后降,电厂库存震荡上行,虽然整体低于去年同期,但从历史数据看,仍处于高位水平。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截止7月23日,全国主流港口煤炭库存7246.2万吨,同比下降14.1%。其中,北方9港(不含天津)煤炭库存增加至2288万吨,同比下降4.9%。华东7港煤炭库存591万吨,同比下降22.0%。截止7月22日,全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升至8954万吨,同比下降0.1%。 (二)运输持续恢复 一是铁路运输已经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自去年以来,由于持续的价格发运倒挂,部分港口贸易商已经完全的退出了港口现货煤市场交易,导致今年1-5月,煤炭铁路运输始终处于偏低水平,随着疫情影响减弱,价格倒挂情况明显缓解,5月下旬以来煤炭铁路运输快速恢复,截止7月底已经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7月1日-26日,大秦线日均发运量为127万吨,同比增加4.1%。7月张唐线日均接入22.6列,同比上升4.5%。 二是港口运输已经超出去年同期水平。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6月份北方9港(不含天津)日均煤炭调入为206万吨,同比增加16.0%。截止7月26日,7月北方9港(不含天津)日均煤炭调入为197万吨,同比增加8.5%。6月份北方9港(不含天津)日均煤炭调出为196万吨,同比增加3.8%。截止7月26日,7月北方9港(不含天津)日均煤炭调出为188万吨,同比增加12.7%。 (三)消费不及预期 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基建、房地产等终端行业复工复产进程缓慢,需求大幅下滑导致中游钢铁、建材、化工等企业开工率偏低,进而严重抑制煤炭消费需求释放。同时,在工业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电力行业耗煤量也一再走低。二季度以来,房地产、基建、制造业终端行业复工进程加快,特别是“六稳六保”工作落实,推动煤炭消费快速恢复。进入7月份后,受雨水偏多,全国平均气温低于常年,整体煤炭消费情况不及市场预期。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1-6月煤炭消费量仍然明显低于去年同期水平,截止7月22日,全国重点电厂当日耗煤382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16.2%。 四、后期价格走势研判 从煤炭供应看:一是全国煤炭总产能依然较大,随着煤炭新增产能继续释放,煤炭产量将持续增加。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上半年投入试运转、投产的矿井将新增可释放有效产能8000万吨/年。随着优质产能释放步伐加快,2020年煤炭产量将继续保持增长,预计全年煤炭产量将达到39亿吨以上。二是鉴于国内整体供求形势相对宽松,加之下游进口额度所剩不多,预计下半年煤炭进口量将呈下降走势。整体上看,进口减少量不及产量增加量,因此煤炭供应将稳中有增。 从煤炭消费看:一是宏观基本面支撑煤炭消费增长。二季度后半段,中国经济已经从疫情后复苏回补逐渐过渡到周期性上行,整个2季度全国GDP增速由负转正,超预期增长3.2%。二是在基建和房地产行业的带动下,下半年集中赶工的行情依然可期,钢铁、水泥、玻璃等产品需求将持续恢复,耗煤需求随之释放。CCTD分析认为,下半年煤炭消费将维持稳中增长态势,按目前1-6月份的数据和下半年预测4%核算,全年增速1.2%左右。 综合来看,随着疫情管控精准化程度提高以及经济影响逐步复苏,上下游行业逐步恢复至正常生产节奏,下半年煤炭行业供需持续错配的情况将明显减少。在需求持续复苏带动下,国内煤炭生产积极性将得到明显提升,产量增速将大于需求,政策端对进口煤调控将更加精准、合理。因此,预计下半年将呈偏松的市场格局,煤炭价格整体运行在合理区间,波动明显趋缓,价格重心较上半年有所上升。 五、相关建议 (一)继续严格执行中长期合同制度和“基准价+浮动价”定价机制。中长期合同制度及“基准价+浮动价”定价机制确立以来,煤炭中长期合同价格持续保持在合理区间,履约率也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充分发挥了在保供稳价工作中的决定性、压舱石的作用。因此,煤炭供需企业要继续严格执行中长期合同制度,特别是严格落实合同定价机制和按照合同约定及时结算,确保中长期合同的严肃性。 (二)规范价格指数使用方式,采用多指数综合定价模式。随着价格指数被广泛应用于市场定价,其对市场运行的影响越来越大,因此规范价格指数的使用方式愈发紧迫。煤炭生产和消费企业应从客观实际出发,参考使用数据真实、价格可追溯的价格指数,同时要尽量采用多元化、组合式的指数定价的方式,避免形成单一指数垄断市场的局面。 (三)建议炼焦煤、无烟煤供需企业采用指数定价模式。目前,炼焦煤和无烟煤的定价模式基本还是以企业谈判定价为主,在市场变化较大的时候,往往容易出现较大分歧,影响供需衔接的稳定性,建议炼焦煤、无烟煤供需企业也采用指数定价模式。
  • 《氢能试点项目最终可能会增加核电站的利润》

    • 编译服务:可再生能源
    • 编译者:pengh
    • 发布时间:2020-07-10
    • 利用核能生产氢气可能不足以帮助核电站与可再生能源竞争。 美国中西部的核电站正在探索就地生产氢气的潜力,以降低成本并创造新的收入——这一举措也可能促进该地区不断增长的燃料电池产业。 能源部拨款将允许能源港(原第一能源解决方案)和Exelon使用他们各自核电厂的一部分电力,通过水解将水分离成氢和氧。氢可以用于各种各样的应用,包括燃料电池。燃料电池将氢和氧结合生成水,从而产生电能。 能源港在俄亥俄州橡树港的戴维斯-贝斯核电站的项目将花费大约1000万美元,据那里的机械工程师阿兰·沙瓦德说。他说,该公司与爱达荷国家实验室的项目合作伙伴还包括Xcel能源公司和亚利桑那公共服务公司。双方还计划在各自的发电厂建立试点项目。 Scheanwald最初计划在4月底的俄亥俄州燃料电池联盟2020年研讨会上谈论Davis-Besse项目。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此次活动目前被重新安排在10月举行。 Exelon公司的发言人Lacey Dean说,Exelon公司也收到了类似的资助,在它的一个核电站建立了一个由核能产生氢气的项目。该项目输出的用途与Davis-Besse项目略有不同。 迪安说:“我们的目标是为内部核设施提供经济的无碳氢供应。”她解释说,由于其有利的传热特性,这种气体在涡轮发电机运行时有助于冷却发电机。她指出,氢气还有助于防止一些核反应堆组件的材料降解。 为什么要从核中提取氢呢? 将氢从水中分离出来的技术,叫做电解,早在19世纪就开始了。使用质子交换膜(PEM)的现代技术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 然而,电解通常比从天然气中制造氢燃料更昂贵。这一过程产生的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仍然比直接燃烧天然气产生的单位氢燃料电力要少。但是天然气的重整仍然会释放出一些二氧化碳。 用核能制造氢提供了避免温室气体排放的潜力,就像用太阳能或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造氢一样。相比之下,使用通用电网的电力运行电解将使用来自许多不同来源的电力。对于俄亥俄州和整个PJM电网地区来说,大部分能源来自化石燃料。 如果试点项目取得成功并最终扩大规模,它们还可能改善越来越缺乏竞争力的核电站的底线。 能源港戴维斯-贝斯电厂的Scheanwald说:“我认为这可以让我们继续运营这个电厂。”“它有助于推广我们已经生产的产品,我们将其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用它来生产另一种产品。” 在戴维斯-贝斯的例子中,下一个水平可以让电厂从用于生产燃料的少量电力中赚取更多的钱,而不是在低需求时期将其输入电网。Scheanwald称,这对试点项目来说是最小的,因为该项目将使用远不到工厂产量的0.5%。 尽管如此,Scheanwald表示,"到目前为止,托莱多市内及周边行业对我们有很多兴趣。"未来扩大规模的项目最终可能会使用该厂产量的更大份额。 大多数核电站的产量相对不灵活,这意味着它们无法根据需求的变化轻易增加或减少产量。对于像戴维斯-贝斯这样的工厂,最好的运作方式是昼夜不停地产生大致相同的产量。然而,在不同时期,市场价格可能无法覆盖工厂的全部成本。 Scheanwald称:"我们并没有受到限制产量的挑战。"“我们面临的挑战更多的是电网电力输出的价格。” 与此同时,大多数核电站的固定成本较高,边际成本较低。高昂的固定成本,以及在改变产量方面相对缺乏灵活性,是核电站越来越难以与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电竞争的原因之一。 因此,根据俄亥俄州燃料电池联盟的执行董事帕特·瓦伦蒂的说法,理论上,戴维斯-贝斯核电站制造氢气的边际成本可能非常低。瓦伦特说,如果这个项目最终扩大规模,它将最终使零排放氢燃料的生产“比目前市场上的价格便宜得多”。 与此同时,出售燃料的收入可能为核电站提供新的收入来源。实际上,利用一些多余的电能来制造氢燃料可以作为一种能量储存方式。但它的功能并不能平滑电力的间歇性生产,当氢被购买并用于燃料电池应用时,它将产生更多的收入和价值。 同样,就地制造氢气可以减少购买用于核电厂运行的天然气的费用,比如冷却和部件保护。 “如果成功了,我们可以立即降低内部氢气成本,”Exelon的Dean说。“接下来,我们可以探索在商业市场销售清洁氢的潜力,为我们的工厂提供新的收入来源。” 正在进行的挑战 虽然电解技术已经很成熟,但这些公司需要看看它在他们的设备中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它是否可以大规模管理。 他说:“我认为,我们希望在试点项目中证明的问题在于,如何将其与我们的日常核操作结合起来。”他指出,如果成功,能源港可能最终会在附近建立一个大规模的氢气处理厂。然而,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承诺。 虽然这样的收入来源会有所帮助,但从长远来看,扩大项目规模能否弥补各种核电站在竞争中面临的劣势,因为天然气发电厂的数量不断增加,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不断下降。批评人士还指出,可再生能源技术可以更有效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在伊利诺斯州,Exelon的几家核电站已经得到了州政府的补贴。能源港的戴维斯-贝斯和佩里核电厂同样会因为去年众议院通过的第6号法案而获得补贴。自2014年以来,FirstEnergy一直在为戴维斯-贝斯(Davis-Besse)和某些燃煤电厂寻求救助。 虽然Energy Harbor在明年收费生效时仍将获得补贴,但该公司在5月8日将股票回购授权从5亿美元上调至8亿美元。除了推高股价,这一举措还可以为那些在FirstEnergy Solutions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时押注众议院第6号法案获得通过的投资者提供快速回报。这些诉讼在今年早些时候结束。 戴维斯-贝斯为期两年的项目将在今年冬天开始实施,尽管目前尚不清楚疫情或其他因素是否会影响这个时间表。Exelon仍然需要为它的项目选择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