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导致太平洋沿岸经济体的农业贸易面临挑战,赤道国家的这种不确定性最大》

  • 来源专题:农业立体污染防治
  • 编译者: 季雪婧
  • 发布时间:2017-09-27
  •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今日警告,预计全球变暖尤其对靠近赤道的国家,从稻米到鱼类等所有物品的未来产量,将会产生重大影响。从地理学角度看,与高纬度地区经历的经济影响相比,气候变化对农业产量的负面影响可能导致热带气候国家的水稻、小麦、玉米和大豆的产量降低。渔业也可能受到水温变化的影响。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员国越南的农业部长会议听取了亚洲许多重点农业地区在植物和动物生产力下降之后,已过了关键气候阈值的风险。例如,粮农组织(FAO)和其他组织的研究发现,亚洲有部分地区已经接近水稻的热应力极限。特定气候变量的变化也很重要。例如,夜间气温的增加已被发现对水稻产量有显着的负面影响。根据全球研究界的调查结果,国际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预计随着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的预期影响,今后这些趋势将会进一步恶化。在越南,粮农组织(FAO)一直在与农业和农村发展部合作,评估大米集约系统的减排潜力和畜牧业管理的提高,作为对国家适应缓解行动的贡献和越南农业的优先事项。亚太经合组织部长们听取了两个融资领域需要更多的资源。首先,加大支持以提高农民的生产力,建立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并通过例如农业研究来减少与生产有关的排放。为了取得成功,第二个领域需要通过适当的机构和政策来建设能力和筹集资金。如果气候基金用于建立气候智能农业发展所必需的扶持环境,同时确保公共农业投资也是气候敏感的,同时利用私人融资,气候基金可能成为气候变化适应和减缓的重要催化剂.APEC,作为太平洋沿岸经济体的组织,由于其成员包括世界上最大和最富有的几个经济体以及一些最小和最贫穷的经济体,因此具有广泛政治承诺的主导作用。许多最出色的研究机构都有一些最聪明的人物。因此,亚太经合组织(APEC)可以为世界其他地区树立榜样。

相关报告
  • 《FAO呼吁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在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 来源专题:农业科技前沿与政策咨询快报
    • 编译者:梁丽
    • 发布时间:2017-11-28
    • 近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经济体农业部长会议中发出警告,全球变暖将给水稻、鱼类及其他农产品产量带来负面影响。地理上来看,气候变化可能会导致热带气候国家,尤其是赤道附近国家的水稻、小麦、玉米、豆类产量有所降低。同时亚洲的许多重要农业地区已经快要越过关键气候临界值,一旦越过,亚洲国家的动植物生产力将走向衰退。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预计,这些气候变化的未来趋势还将随着人为影响而持续恶化。 FAO助理总干事、亚太区域代表昆德哈维•卡迪瑞桑(Kundhavi Kadiresan)指出,APEC是太平洋沿岸经济体的组织,成员既包括世界上规模最大财富最多的经济体,也包括几个最小最穷的经济体,许多成员国国家配备了最好的研究机构和最优秀的科学家,因此在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应当发挥主导作用。目前许多APEC经济体国家已经认识到气候灾害对农业带来的威胁,政策制定者们拟在农业、渔业、土地和水资源管理方面加大投资,采取更好的社会保障措施对贸易模式做出改变。 长期以来,FAO与越南农业和农村发展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进行合作,通过国家适当减缓行动(Nationally Appropriate Mitigation Actions)助力越南的农业发展重点。最近,FAO与全球环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 GEF)合作,实施了透明度能力建设倡议(Capacity Building Initiative for Transparency)框架内的发展方案,方案沿用FAO在其全球计划:减缓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Mitigating the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in Agriculture)中开发出的地理空间和测量工具,辅助柬埔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蒙古等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提高农业生产力。 FAO在APEC部长会议中指出,为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未来一方面需要在减少生产排放、提高农民生产力方面加大研究和投资,另一方面需要在适应、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筹集民间资本,出台保障措施,建设气候友好型农业发展环境。 (编译 梁丽)
  • 《德国新版国家生物经济战略》

    • 来源专题:生物科技领域知识集成服务
    • 编译者:陈方
    • 发布时间:2020-09-11
    • 德国是世界上较早发布国家生物经济战略规划的经济体之一。2010年,为了推动能源、气候、健康以及营养方面的科研创新,德国教育与研究部(BMBF)发布了《国家研究战略:生物经济2030》,提出了在自然物质循环基础上建立可持续生物经济的愿景。在此基础上,德国近年采取多种措施促进生物经济发展,根据新的研究成果和发展情况,不断扩大生物经济,确定新的发展重点,并综合考虑可持续发展和避免不良发展方面,不断挖掘生物经济潜力。2020年1月15日,德国联邦政府内阁正式通过了新版《国家生物经济战略》,联邦政府将任命一个独立的、成员广泛的咨询委员会机构,在多个相关团体的参与下针对多项目标和实施计划提出具体建议。同时,联邦政府通过了至2024年投入36亿欧元的生物经济行动计划,以帮助可持续资源取代日常产品中的化石原料。 根据联邦政府的定义,生物经济包括生产、开发和利用生物资源、过程及系统,以便在可持续的经济体系框架内为所有经济领域提供产品、技术和服务。随着生物经济的发展,经济发展的资源基础将向着可持续方向调整,化石原料将逐渐被取代。以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可持续性目标为导向,生物经济本身为正在进行的有关可持续发展具体设计方案讨论提供了重要贡献。 1 战略指导方针 可持续的生物经济是我们社会未来的重要基础。德国政府通过其生物经济战略,致力在所有经济领域内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和利用,以及环境和自然友好型生产过程。新的生物经济战略提出两条总指导方针,其目标在于挖掘生物经济的潜力,并为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气候目标而利用这种潜力,这两条方针是执行战略所有措施的基础。 指导方针1:利用生物知识和负责任的创新实现可持续的、气候中立的发展 生物知识的不断扩展为创新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提供了新机遇,并推动了向生物经济的转型。越来越多的创新生物技术和产品不断出现。未来,工业和消费者对这些技术和产品的需求将持续增长。为了使这些有希望的前景体现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生物知识必须与生物经济所处的社会和生态系统研究联系起来。社会经济进程,例如对稀缺资源的竞争、人口增长或价值观、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的变化等,都会对向生物经济的转变产生影响,反之亦然。在研究和转型过程的政策制定方面,必须考虑到这种相互作用。尤其在涉及道德原则和社会价值观的问题上,也需要考虑到这种相互作用,例如在使用新技术、获得资源、全球分配正义或自然价值等方面。因此,必须进行有广泛社会参与的公开讨论,阐明生物经济可能的发展道路,以权衡机遇和挑战,确定优先事项。 指导方针2:利用生物原料实现可持续的循环经济 生物原料的特性使其具有特殊的价值和优势。与化石原料相比,它们是可再生的,但同时也受到生物质生产所需土地的限制。由于其化学和物理特性,生物原料特别适合在级联或循环中使用。生物经济并不仅仅在于用可再生原料替代化石原料,还包括在更多不同的领域开发新产品和新工艺。充分挖掘生物经济的潜力意味着开放和扩展传统价值链,或在必要时取代传统价值链。遵循级联和循环利用的指导原则,将价值链链接起来,形成新的高效价值创造网络。为了使生物经济在气候、生物多样性、环境和福利方面取得积极效果,必须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基础生物资源,包括可持续地提高现有农业用地的产量,并以最有效和负责任的方式使用以这种方式生产的原料。此外,还需要考虑新的生产系统,例如在技术环境中或在退化土地上生产生物质的系统。即使存在竞争性用途,也要始终将粮食安全放在首位。同时,必须保护生物多样性,加强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作为温室气体吸收汇。 2 战略目标 生物经济对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极为重要。生物经济涉及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综合发展目标的许多方面,预计将对消除饥饿、良好健康与福祉、清洁饮水与卫生设施、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工业、创新和基础设施、可持续城市和社区、负责任消费和生产、气候保护等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贡献。新战略更加强调可持续发展和可循环利用,同时重申了此前战略的五个核心目标——确保粮食供应、可持续地管理自然资源、减少对不可持续的原料的依赖、应对和适应气候变化、提高竞争力以及确保和创造就业机会。同时,鉴于越来越多的国家对生物经济解决方案的潜力寄予厚望,战略还提出,联邦政府将在未来几年里加强包括在德国国内和欧盟以及与其他国际伙伴的合作。 3 研究资助优先领域 研究是发现、开发和利用生物经济潜力的重要关键。关于生物经济的研究包括生产、开发和利用生物资源、过程和系统,以便创造科学和技术条件,能够实现在可持续经济体系框架内,在所有经济领域提供可持续产品、技术和服务。战略提出五个研究资助的优先领域,包括: 1)通过研究拓展生物知识 生物经济的基础是生物原理、系统和过程的知识。因此,联邦政府打算不断推进研究和开发,进一步加强不断获取生命科学领域的知识。 2)通过生物知识创造以生物为基础的创新 生物知识的扩展、智能利用和网络化构成了生物经济发明和创新的基础。只有深入了解生命的基本机制,才能挖掘生物知识在生物经济创新方面的巨大潜力。为此,必须加强研究,从基础研究转向以应用为导向的研究,加强试验工厂和示范点技术开放研究。 3)通过生物创新保护自然资源 在实施生物创新时,必须考虑到生态系统承受极限范围内自然资源的可用性。保护、可持续和负责任地使用生态系统及其对社会的服务,如保护生物多样性、提供清洁饮水和健康的土壤以及气候调节等。 4)通过资源节约实现生态与经济的结合 生物经济提供了生态与经济相结合的机会。为了使经济繁荣与资源消耗脱钩,所有的资源必须得到有效和可持续地利用,并且在循环经济中,必须尽可能地形成能源和物质循环。因此,生物经济研究的重点是对以生物为基础的过程进行整体观察----从原材料的生产、加工和转化,到产品及其使用后的使用。资源回收包括副产物、残余物和废物流的再循环或再利用。研究成果应链接跨行业的价值链,以创造出资源节约型、具有生态优势和可盈利的价值创造网络。 5)通过生物经济解决方案确保可持续发展 发展生物经济的首要目标是可持续发展。由于生物经济的复杂性,在寻求可行的解决办法时必须考虑技术、生态、经济和社会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一旦可持续发展目标转化为具体措施,在这些方面之间通常会产生目标冲突。为了及早发现这种目标冲突,防止负面影响,生物经济研究必须是跨学科的,并密切关注全球发展。完整的观点应当包括自然科技、技术科学以及社会科学和道德问题。 4 战略行动优先领域 生物经济涉及经济的所有部门,需要通过不同政策领域之间明智而协调的联系来解决。除创新研究政策外,还涉及工业和能源政策、农业、林业和渔业政策、气候、环境和自然保护政策等。新版生物经济战略整合了德国不同的政策领域,并为德国的生物经济政策提供了一条战略路径,其主要目的是创造有利的基础条件,以支持向生物经济的过渡,并有助于缓解目标和使用的冲突。联邦政府将通过调控措施、支持措施以及沟通与合作来影响生物经济的实施。战略提出了7点有助于改善可持续生物经济基础条件的行动领域,包括:1)减轻土地压力;2)确保生物原料的可持续生产和供应;3)建立和进一步发展生物经济价值链和网络;4)完善生物基产品、技术和服务的市场引入和支持机制;5)发展确保向更以生物为基础的经济过渡的连贯政策框架;6)利用生物经济潜力发展农村地区; 7)数字化在生物经济中的应用;等。 5 相关活动安排 除了采取措施以推动研究和改善总体条件外,联邦政府还计划进一步全面开展活动,以落实其生物经济战略。具体包括:1)设立能够实现广泛社会参与的咨询机构;2)推动联邦政府与各州合作并进;3)扩大欧洲合作和国际合作;4)促进公众交流与对话;5)培养专业资质及专业力量;6)强化生物经济发展监测与评估;等。 编译整理 | 陈方 生物科技战略研究中心 参考文献 | Nationale Bioökonomiestrategie 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