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碳中和愿景 助力全球生态文明建设》

  • 来源专题:大气污染防治
  • 编译者: lhy
  • 发布时间:2021-05-10
  • 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是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也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历史担当。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我国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目标,努力于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如何理解碳中和愿景,为什么要实现碳中和,以及如何实现碳中和,势必成为我国实现低碳绿色转型、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的重要考量。 聚力碳中和目标,是应对全球气候危机的必然抉择 气候变化是全人类面临的最大环境问题和发展危机。《巴黎协定》明确规定,全球应在本世纪末将升温幅度控制在2℃,并努力控制在1.5℃以内。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全球升温1.5℃特别报告》指出,若不能在本世纪中叶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净零,那么把全球气温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1.5℃以内的目标将无法实现。在此背景下,“碳中和”概念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其也被称作净零温室气体排放。由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目前暂时无法实现与化石能源的使用完全脱钩,碳中和也就意味着这些国家必须针对自身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做出相应的抵消措施,才能实现净排放总量为零。在全球气候治理视域下,碳中和业已成为一项重要参考指标,唯有实现全球温室气体净零排放,全球气温的升高进程才有可能得到有效控制。为此,世界各国纷纷行动起来,欧盟、日本、韩国等都承诺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我国此时提出2060年碳中和愿景,充分彰显了我国在《巴黎协定》温控目标下的雄心和行动力,同时也起到提振国际各方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与行动意愿。 确立碳中和愿景,是我国履行国际法律义务的坚定步骤 我国是《巴黎协定》的重要缔约国。根据协定要求,缔约国需要向联合国提交各自的5年期更新国家自主贡献(NDCs)和国家长期低排放战略(LEDs)。一方面,确定2030年碳达峰目标是我国提交国家自主贡献的重要内容。从国内实施层面来看,我们具备按时碳达峰的信心,从以往成绩来看,我国提前完成了2020年减排承诺,温室气体排放得到有效控制,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48.1%,超额完成了40%—45%减排目标,在非化石能源比例和森林蓄积面积方面也同样超额完成承诺目标。另一方面,我国也面临着提交国家长期低排放战略的现实压力。截至2020年6月,共有17个国家和地区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战略,欧盟是首个承诺碳中和目标并将其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的地区,我国2060年碳中和愿景的提出可谓正当其时,可以将其作为提交国家长期低排放战略的重要选项。 持续推进能源革命,是实现碳中和愿景的关键驱动 能源革命成功与否事关实现碳中和愿景的成败。习近平总书记针对能源领域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重要论述,是我国推进能源革命的核心指导思想。能源消费革命,定位于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把节能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调整产业结构,加快形成能源节约型社会。能源供给革命,则需要我们加快推进新能源、可再生能源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降低煤炭等化石能源在电力生产中的比重。能源技术革命,意味着不断推进能源技术创新,加快智能电网、储能、氢能生产、新能源汽车、绿色建筑等领域的技术研发,带动低碳生产生活方式转型。能源体制革命,关键点在于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通过市场机制和财税、补贴等手段,促进可再生能源、节能、碳市场的发展,建立健全多维度的能源市场体系。能源国际合作,需要我们在开放条件下全方位实现能源安全。在路径选择上,通过立法手段适时出台我国《能源基本法》,将可以为能源变革进程提供稳定性与可预见性,进而为碳中和愿景提供重要法律保障。碳中和愿景下的能源变革和长期深度减排是我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立法可以为能源变革与减排政策的长效实施提供法律基础,增强执行力度,并将其转换为全社会的行动共识。

相关报告
  • 《美国碳中和目标如何起步》

    • 来源专题:大气污染防治
    • 编译者:APC
    • 发布时间:2021-03-15
    • 国作为一个排放大国,碳排放量在全球占比约15%左右。现任总统拜登1月20日上任第一天就宣布重返《巴黎协定》,并就减少排放提出若干新政。未来美国碳中和之路会如何起步? “到2035年,通过向可再生能源过渡实现无碳发电;到2050年,让美国实现碳中和。”这是美国在气候领域提出的最新目标。 为了实现美国的“3550”碳中和目标,拜登政府计划拿出2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清洁能源等重点领域的投资。 具体措施主要有:在交通领域的清洁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计划、城市零碳交通、“第二次铁路革命”等;在建筑领域,建筑节能升级、推动新建筑零碳排放等;在电力领域,引入电厂碳捕获改造,发展新能源等。同时,加大清洁能源创新,成立机构大力推动包括储能、绿氢、核能、CCS等前沿技术研发,努力降低低碳成本。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气候和能源政策目标正越来越清晰,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是其长远目标,而由传统能源独立向清洁能源独立是其战略路径。 不过,和其他国家一样,要推动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困难也不少。 从历史上看,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两党就气候问题的博弈始终没有停息,美国国内相关政策也出现多次反复。即便是民主党内部,核心环保主义者和保守派之间的对抗也十分引人注目。去年美国刚刚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要等到今年2月19日《巴黎协定》才开始对美国生效。 碳中和是一个中长期目标,缺乏长期稳定的政策信号将不利于抓住这个历史新机遇。对于减排要求明显高于其他国家的美国来说,国内利益博弈将大大提高实现目标的难度和成本,降低企业投资意愿,使实现碳中和之路更为曲折。 在企业层面,不少跨国公司都有其减排目标,这些企业以多样化的路径迈向碳中和目标,其中包括巨额投资、企业转型,以及对新技术的开发利用。据报道,通用汽车近日就宣布其能源转型白皮书,将通过发展电动车,未来五年投资270亿美元来实现到2040年其全球产品和运营都实现碳中和。 此外,通用在产业上下游协同发展,发展绿色供应链。然而,业界人士指出,需要警惕企业决策可能未经深思熟虑,企业管理层对目标的生疏和准备不够。 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能源结构,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转变,最终实现能源转型并非易事。如何处理好在推动低碳清洁能源发展的同时,照顾好化石能源生产商的利益也是棘手的问题。 在国际层面,美国目前最迫切的是要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之前提出一个新的2030年目标的国家自主贡献(NDC)和气候融资方案。如果美国能提交这一方案,那么造成全球三分之二碳污染的国家都将承诺了碳中和目标。
  • 《碳达峰碳中和基础研究研讨会在京召开》

    • 来源专题:大气污染防治
    • 编译者:lhy
    • 发布时间:2021-05-10
    •  3月18日,生态环境部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京召开碳达峰碳中和基础研究研讨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研讨加强碳达峰碳中和相关基础研究。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侯增谦出席会议并讲话。  黄润秋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上强调,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要推动绿色低碳技术实现重大突破,抓紧部署低碳前沿技术研究,加快推广应用减污降碳技术,建立完善绿色低碳技术评估、交易体系和科技创新服务平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凸显了科技创新对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支撑作用,为相关领域基础研究、技术研发、工程应用提供了方向指引和重要遵循。  黄润秋表示,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生态环境部积极推进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建设,推动制定国家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组织开展气候领域国际合作,取得积极进展。面对新目标、新任务,生态环境部希望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一道,加强顶层设计,深化部门合作,创新项目组织实施机制,强化资源共享,通过管理目标与基础研究的紧密结合,研究阐明减污降碳协同效应实现机制,深入分析脱碳路径,建立健全温室气体排放管理技术体系,提升生态系统适应气候变化能力,优化管理政策,更好发挥科技创新对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支撑作用。  侯增谦指出,基础科学研究是科学体系的源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积极探索管理改革,既鼓励科学家自由探索,又要精准对接支撑国家重大科学需求。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有责任为实现碳中和目标贡献科学思想、科学数据和科学评估,为国家重大决策和科学管理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愿同生态环境部加强合作,产出“顶天立地”的重大成果。  8位专家就相关领域研究建议作了报告,与会人员进行了讨论交流。  生态环境部科财司、气候司、信息中心、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卫星环境应用中心主要负责同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地球科学部、管理科学部负责同志,有关专家参加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