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有机碳:隐藏的潜力》

  • 来源专题:农业立体污染防治
  • 编译者: 金慧敏
  • 发布时间:2017-03-27
  • 由粮农组织、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政府间土壤技术小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科学-政策联系平台,全球土壤伙伴关系及气象组织共同主办专题研讨会发布《Soil Organic Carbon: the hidden potential》(http://www.fao.org/documents/card/en/c/ed16dbf7-b777-4d07-8790-798604fd490a/)报告阐述陆地碳汇的关键作用。

    大气中的碳通过植物或有机残留物被"固定",并通过随后的主要自然过程被封存于土壤。土壤碳含量包括生物和非生物成分,也可能包括田间的作物残茬及数千年前的腐烂物质。报告称上述因素构成了庞大的碳汇。报告认为,地球土壤碳汇是向大气释放大量温室气体还是封存更多的温室气体,这将取决于我们的管理决策。地球上已有三分之一的土壤发生退化,导致全球土壤有机碳储量大幅度减少,并向大气释放多达1000亿吨的碳。

    今天发表的报告强调,土壤管理不善导致的土壤碳储量不断减少将破坏为遏制全球变暖,避免旱涝灾害和其他气候变化影响所付诸的努力。与此同时,温度上升和极端天气事件的日趋频繁还将造成更多土壤有机碳损失,这使得对改进管理的需求更加迫切。有机质含量高的土壤,如泥炭地和温度敏感的永冻层尤其令人关注。这些"热点"地区未来可能成为温室气体的净排放源,影响干预措施的有效实施。

    一些研究表明,农业退化土壤的恢复可以从大气中去除高达510亿吨的碳。其他人估计,采用保护土壤有机碳的农作方法可以使粮食产量每年增加1760万吨。

    最近获批的粮农组织《可持续土壤管理自愿准则》有助于解决技术和体制限制,并提供关于如何扭转土壤有机物损失不利趋势的重要信息。

相关报告
  • 《变化的气候改变土壤》

    • 来源专题:农业立体污染防治
    • 编译者:罗婷婷
    • 发布时间:2017-01-20
    • 气候变化以激烈和不可预测的方式影响着世界的生活。这种不可预测性也延伸到更微妙但仍很重要的方面:气候变化的影响效应。例如,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土壤,如何影响农场或健康的自然生态系统的支持性生产力,这些都是不确定的。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数字技术来预测一个重要的土壤特征--土壤有机碳,怎样受到气候变化影响而改变。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乔纳森.格雷(Jonathan Gray)认为土壤有机碳是土壤健康的主要决定因素,它影响了土壤的许多化学、物理和生物学特性,如肥力和持水力。 研究人员使用12种气候变化模型来预测土壤有机碳水平如何随气候变化而变化。在研究中使用的模型反映了全方位的全球气候预测结果。模型也适用于澳大利亚东南部新南威尔士的具体研究区。结果是多种多样的,大多数模型显示随着气候变化,土壤有机碳减少了。但一些模型实际的预测是增长。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预测?格雷将它归因于气候变化模型的内部不确定性。他认为在可以自信地预测土壤有机碳水平如何表现之前,更需要气候变化预测一致性。 研究人员还发现,土壤有机碳的变化在一定范围内,土壤有机碳随不同的土壤类型、当前气候和土地利用制度的变化而变化。例如,预测干旱条件种植制度下,沙质、低肥力土壤土壤有机碳的平均降幅小于每公顷1吨,这是湿润条件原生植被制度下,富粘性、肥沃的土壤15倍。预测土壤有机碳的变化是至关重要的,将使人们能够更好地准备和适应土壤条件的改变,将最终改善人们管理农业和本地生态系统的方法。 格雷和他的同事结合不同的数字方法来实现非常高的分辨率制图。而不是典型的10公里分辨率,他们团队取得了分辨率为100米。这使得研究人员将土壤有机碳的变化与特定的土壤类型或土地利用方式联系起来。 现在研究团队正试图预测其他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关键土壤性质,如养分和酸度。研究人员认为理解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土壤性质,实际上可能会产生更准确的气候变化模型。能够预测土壤储存碳或释放碳到大气中的潜力,将是未来气候变化建模和减灾战略的关键。
  • 《生物地球化学:土壤碳流失的悖论》

    • 来源专题:农业立体污染防治
    • 编译者:金慧敏
    • 发布时间:2017-04-26
    • 侵蚀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断塑造我们周围的景观。人类活动对土地侵蚀率已达到自然水平的100倍,创造出如美国沙尘暴时代的情景。目前侵蚀每年导致约0.5皮克土壤碳横向运动。关于这些碳横向移动是否会导致净大气源或净汇的争议很大。 美国伍兹霍尔研究中心与加州大学的科学家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的文章对这一科学争论有了两个重要贡献,他们考虑了土壤沿着整个河网的横向移动并使用了历史土地利用重建观察了土壤侵蚀对净大气碳交换的累积影响。通过这一方法,他们估计,在过去8000年中,由于人为的土地覆被变化,侵蚀引起的碳汇已经抵消了37%的累积碳排放量。 土壤侵蚀是否代表净汇或碳源的问题归结为一个观点。由于只专注于侵蚀导致的碳净损失,这种损失可能是大量的。研究团队估计侵蚀已累计从农田土壤移除了783±243 PG碳,是人为土地覆盖变化导致的历史上排放碳的近4倍。然而,这并不是简单的从土壤损失碳,而是运移到坡下,结束在一个沉积环境中,在那里,可以会比它曾经呆过的陆地上坡部分更稳定。当碳汇的边界扩大到包括连接陆地–复杂低地,由于侵蚀面上碳的动态置换,侵蚀产生大气CO2净汇。 为了估计受侵蚀农业系统中侵蚀产生的碳汇量,研究人员结合了各种数据源为地貌流域直接建模。这种方法估计了全球耕地区域的时空演变;通过地貌定位功能,集成大量土壤碳数据,大量土壤碳储存在侵蚀和沉积地貌部位;通过利用侵蚀模型训练,比较了流域分布的长期侵蚀泥沙通量数据;通过比较侵蚀土壤–大气碳交换土壤侵蚀碳库和横向分布碳量碳储量的差异。最后,使用文献数据限制大量的土壤碳,要么再矿化,要么沿河流网络埋在流域到沿海。 估计结果可能是对侵蚀碳汇的相对保守评价,因为他们只考虑了农田水蚀。自然侵蚀过程中土壤有机质不断重新分配在不同的生态系统,包括森林。此外,由于森林生态系统砍伐后过度放牧的草原侵蚀,人类活动也极大地增加了草原侵蚀速度。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风蚀的重要性的关键证据没有被正确评价。如果考虑了所有的土地用途和侵蚀形式,由于人为的土地覆被变化,总的全球侵蚀引起的碳汇可能会更高,占碳排放量比例较大。 世界各地的土地管理者通过各种最好的管理措施等巨大努力,包括等高线耕作、减少或免耕和覆盖作物的使用,以对抗侵蚀和其他形式的土地退化。这些改进导致最近10年土壤侵蚀率大幅下降。由于大空间和时间尺度的研究,在农业景观并没有捕捉到这些重要管理转变的影响。因此合乎逻辑的结论是,如果在现有管理措施在人类活动加速侵蚀的历史高点得以加强,那么侵蚀引起的碳汇体量将减少。 通过一个历史和更广泛的地理角度来看,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即土壤横向再分配需要考虑充分理解人为土地覆盖变化对大气CO2浓度的净影响。